40469太阳集团文学

当前位置:40469太阳集团 > 40469太阳集团文学 > 副使颜冲宇先生鲸,江右王门学案

副使颜冲宇先生鲸,江右王门学案

来源:http://www.anxietyprobLemssoLved.com 作者:40469太阳集团 时间:2019-10-01 12:21

颜鲸字应雷,号冲宇,宁之慈谿人。嘉靖丙辰进士。授行人。选为御史,巡按河南。华亭以伊庶人事嘱之,先生不动声色,卒定其乱。海忠介下狱,特疏救之。沈青霞冤死,拔其子襄於太学。出提学政,先风化而后文艺。在楚则忤江陵,在中州则忤新郑,其守正如此。邹南臬曰:“予读先生所论孔、孟、颜、曾,乃‘原人’‘原性’诸语,其学以求仁为宗,以默坐澄心为入门,以践履操修为见性,而妙於慎独,极於默识,既殚厥心矣,而总於悟格物之旨尽之。”世儒以一事一物为物,而先生以通天下国家为物,为格,其力久,故其悟深。其悟深,故其用周。真从困衡中入,而非以意识承当之者。先师蕺山曰:“先生於学问头脑,已窥见其大意,故所至树立磊落。”先生与许敬菴皆谈格物之学,敬菴有见於一物不容之体,先生有见於万物皆备之体。盖相反而相成者,总之不落训诂窠臼者也。

刘阳字一舒,号三五,安福县人。少受业於彭石屋、刘梅源。见阳明语录而好之,遂如虔问学。泊舟野水,风雪清苦,不以为恶。阳明见之,顾谓诸生曰:“此生清福人也。”於是语先生,苟不能甘至贫至贱,不可以为圣人。嘉靖四年,举乡试。任砀山知县。邑多盗,治以沉命之法,盗为衰止。旋示以礼教,变其风俗。入拜福建道御史。世宗改建万寿宫为永禧仙宫,百官表贺,御史以先生为首,先生曰:“此当谏,不当贺。”在廷以危言动之,卒不可。中官持章奏至,故事南面立,各衙门北面受之,受毕,复如前对揖。先生以为北面者,重章奏,非重中官也,章奏脱手,安得复如前哉。改揖为东向,无以难也。相嵩欲亲之,先生竟引疾归。徐文贞当国,陪推光禄寺少卿,不起。筑云霞洞於三峰,与士子谈学。两峰过之,萧然如在世外。先生曰:“境寂我寂,已落一层。”两峰曰:“此彻骨语也。”自东廓没,江右学者皆以先生为归。东至岱宗,南至祝融,夜半登山顶而观日焉,残冰剩雪,柱杖铿尔。阳明所谓清福者,悬记之矣。先生於师门之旨,身体精研,曰:“中,知之不倚於睹闻也;敬,知之无怠者也;诚,知之无妄者也;静,知之无欲者也;寂,知之无思为者也;仁,知之生生与物同体者也。各指所之,而皆指夫知之良也,致知焉尽矣。”由先生言之,则阳明之学,仍是不异於宋儒也,故先生之传两峰也,谓“宋学门户,谨守绳墨,两峰有之。”其一时讲席之盛,皆非先生所深契。尝谓师泉曰:“海内讲学而实践者有人,足为人师者有人,而求得先师之学未一人见。”盖意在斯乎!意在斯乎!

按五峰书院建自永康程养之先生粹。先生弱冠为诸生,往姚江受业阳明之门。归即建之。有讼其建淫祠、倡伪学於御史台者,被黜,且毁院。越数年,而邑绅士诸御史言状,复之。仍建祠祀文成,讲学,年八十八。其讲学於兹者,应、周、卢、杜四先生而外,尚有礼部尚书程舜敷先生文德,大理寺李侯璧先生珙,陈仲新先生时芳性。从王崇炳《金华徵献录》中得之。又黄子亲笔原本载有颜冲宇先生鲸传,谨附见於后。

刘秉监字遵教,号印山,三五同邑人也。父宣,工部尚书。先生登正德戊辰进士第。历刑部主事。署员外郎。出为河南佥事。迁大名兵备副使。以忤巨奄,逮系诏狱,得不死,谪判韶州,量移贰潮州,知临安府,未至而卒。河南之俗惑鬼,多淫祠,先生为文谕之曰:“灾祥在德,淫鬼焉能祸福。”於是毁境内淫祠以千数,已而就逮,寓书其僚长曰:“淫祠伤害民俗,风教者之责。监以祸行,奸人惑众,必为报应之说,非明府力持,鲜不动摇。”其守正不挠如此。事兄甚谨,俸入不私於室。先生初学於甘泉,而尤笃志於阳明,讲学之会,匹马奚童,往来山谷之间,俭约如寒士。母夫人劳之曰:“儿孝且弟,何必讲学。”先生对曰:“人见其外,未见其内,将求吾真,不敢不学。”殁时年未五十。刘三五评之曰:“先辈有言,名节一变而至道,印山早励名节,烈烈不挫,至临死生靡惑,宜其变而至道无难也?”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王钊字子懋,号柳川,安成人。始受学梅源、东廓,既学於文成。尝为诸生,弃之。栖栖於山颠水涯寂莫之乡,以求所谓身心性命。盖三十年未尝不一日勤恳於心,善不善之在友朋无异於己,逆耳之言,时施於广座。人但见其恻怛,不以为怨,皆曰:“今之讲学不空谈者,柳川也。”时有康南村者,性耿介,善善恶恶,与人不讳。尝酌古礼为图,摭善行为规,岁时拄杖造诸大家之门,家家倒屣以迎。先生视南村如一人,南村贫,先生亦贫,敝衣粝食,终其身,非矫也。

三五先生洞语

清明在躬,知之至也,养知莫善於寡欲。

有生之变,有死之变,人知死之变,而不知生之变也。魂游变也,孰主张是?孔子曰:“合鬼与神,教之至也。”

学者不察,率因其质以滋长,而自易其恶之功盖寡。善学者,不易其恶不已也。

众人囿於数。君子治则防,乱则修,《易》以知来,有变易之道,听其自完自裂,一归之数已哉。

天下有难处之事乎?利害之计也难,道义之从也无难,义不甘於食粟,则有死馁而已矣。天下之不为利害计者寡矣,故戚戚者多。

君子以岁月为贵,譬如为山,德日崇也,苟为罔修,奚贵焉?况积过者耶!

惟待其身者小,故可苟;惟自任者不重,故逸。

古人求治於身,后人求治於天下。休天下而不烦,身求者也;扰天下而不恤,求之天下者也,是故执《周官》而不能执好恶之矩者,不可以治天下。

水之激,失水之真矣;情之激,失情之真矣。君子之情不激也,故不激其言。

不善之闻,惩创之益少,而潜损者多,故言人不善,自损也,又听者损。

动有掩护,非德之宜,好名者也,故好名者心劳。

独行君子,出於实心,而於圣人之诚有辨焉。孝弟通神明,而於圣人之察伦有辨焉。

志於开来者,不足以尽性命,志於性命者,足以开来。

贤哉,未信者之自信也!虽圣人弗之信,而信其自知者焉。其自知不惑,其自求不小。

德者得也,无得於己而言之,耻也;无得於己而言之,不信乎人矣。

惟虚故神,惟敬乃虚。

知几而后能知言,知己之言,而后能知人之言。

动出於至诚恻怛为王道,动责之我为大人之业。

知者,心之神明者。知善,知不善,知好善,知恶不善,知必为善,知必不为不善,是至善也,是人之明德也,天之明命也,故曰:“良致”。言学也,致者力而后天者全,曰“明明德”,曰“顾諟天之明命”,举致之之谓也。五常百行,明焉察焉,神明充周,是谓能致其知。古圣人莫如尧,赞曰“钦明”,非知之至而何?中,知之不倚於睹闻者也;敬,知之无怠者也;诚,知之无妄者也;静,知之无欲者也;寂,知之无思为者也;仁,知之生生与物同体者也。各指所之,而皆指夫知之良也,故曰“致知”焉尽矣。

独知之明,大明悬象,照临天下者似之,盖观於《晋》。人有失则者,明入於地矣,有邪僻之见者,入左腹矣,盖观於《明夷》。

著焉察焉,无或遗焉者,圣人之无不知;践焉履焉,无不胜焉者,圣人之无不能。洽闻亦知,多艺亦能,闇於其大者矣。

至健者知之健,至顺者知之顺,唯健也不可险之而知险,唯顺也不可阻之而知阻。人心惟危,险阻之谓也;健顺,精一之至也,君子盖无时而不惧夫危也。

置我身於人人之中,而非之是之恶之爱之夺之予之者,夫然后可与无我。

物不可厌,厌物者不能格物。

晚程记

齿发衰,不可返已,志气衰,奚有不可返者哉?日三牲,日袒割,无关志气。日孜孜,毙而后已,善自养老者乎?

刚健中正,纯粹精,无一毫发歉,而后一毫发非乾体。

境寂我寂,已落一层。

阅时事而伤神,徐自察之,嫉之也,非矜之也。矜之仁,嫉之偏。

潜谷邓子儒释之辨数千言,诸友有求其说者,子谓之曰:“只格物致知,日以身辨之矣。”

海内讲学而实践者有人,足为人师者有人,而求得先师之学者未一人见。

有不善未尝不知,是致知;知之未尝复行,是格物。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由40469太阳集团发布于40469太阳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副使颜冲宇先生鲸,江右王门学案

关键词:

上一篇:周德纯先生莹,明儒学案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