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学

当前位置:40469太阳集团 > 古典文学 > 德损难昌二_生活散文_好文学网,德损难昌三_生

德损难昌二_生活散文_好文学网,德损难昌三_生

来源:http://www.anxietyprobLemssoLved.com 作者:40469太阳集团 时间:2019-11-26 14:05

这个插曲让我看到了中医的另一面,一位有能力的中医,不见得是位有能力的商人,有时候,其他人的影响可能会断送自己的未来和理想。

我看着这位七十八岁的老中医,胸口一道醒目的刀疤,脚踝黑糊糊的一片痕迹,应该是脉管炎吧,我突然明白了,有些中医不是靠医术生存的,中医大夫的包装下,是多么肮脏的肉体与心灵呢,我在深接触中医的旅途上,这位连老婆肩膀疼都无能为力的老中医给我上了一课,他首先把自己伪装成天使,大善的形象,先把你的钱收了,看事情发展,如果你要是有的发展,他就可以出尔反尔,大敲竹杠,如果你没有什么收入,他也就等待时机了,完全不顾中医的脸面,势如街边泼皮,因利而忘德,我看只是他行尸走肉而已,所以对没有能和他合作没有任何惋惜,只是觉得幸亏这种闹剧早发生了,避免了很多隐患。

魏大夫给我打电话,说张大夫给找了个医院,环境和医疗条件都很好,本来是让魏大夫自己去的,因为忙脱不了身,所以让我和黄姐去找张大夫一起去看看。我马上从大兴到丰台接上黄姐,要去接张大夫,我们给张大夫打电话,好确定他在那个位置,但他没有接电话,我和黄姐商量直接去颐和园他们诊所去找他,如果找到就和他一起去看医院,如果找不到也算完成了魏大夫的命令了,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拥堵,我们来到他们诊所,张大夫在诊所,也不是太繁忙,我当时想他不接电话肯定有原因。

我们寻找中医门诊的步伐遍及半个北京城,遇到的中医很多,因没有打很多的交道,所以不敢妄加评论,我所提到的都有原型,很接近于真实生活,有部分不堪入目的我故意加以省略。

张大夫看到我们表情很尴尬,黄姐说代表魏大夫去看医院,张大夫没有表态,这时黄女士走了进来,问魏大夫来了吗?黄姐说没有,她的脸马上像变了季节,夏天的季节却让人感觉无比寒冷,说话也提高了几个分贝,我当时心想,这位大姐是不是把自己当统治世界的领导了,你只不过是张大夫的助理而已(但就后来的表现,我的定论错了,这位黄女士并不简单),

在颐和园附近看到两家中医诊所挨着经营,感觉很奇怪,就走进一家,问其可不可以,租部分地方能共同经营,接待我们的是位张姓大夫,张大夫说:他们这里马上要拆迁了,所以不能合作,但是他可以帮助我们找一家需要合作的门诊部,这位张大夫的行为,让我对中医的看法又转变了,我想中医还是传承了中国的文化,传承了中医的医德,能够在实际当中,帮助陌生人本来就可以视为正能量的,这位张大夫很博学,是人民教师出身,后从事医药与医药教学活动,幷自己写作的不少的医药书籍(我不懂中医学,所以不能评价书的价值,但是他真的出过书,当时给我了,我也给他了一本我自己的诗集),和张大夫的接触说实话,给我一种暖暖的感觉,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中医,有才学,有热情,有乐于助人的精神,并且很务实,我们开车边走边聊,这位张大夫谈了自己的经历,中医学在中国一些地区的尴尬境地,还谈了好多关于疑难杂症的治疗办法,我很喜欢张大夫的谈吐,当时我就把他当成了中医的典范,敬重与仰慕不已。

我和黄姐急着要去看医院,因为很忙,这家不行我们还要找别的地方,张大夫和黄女士很不情愿的样子,说魏大夫不来,看也白看,黄姐对他们说,她就可以作魏大夫的主,这样才算出行了,这次在车上,明显的张大夫话语要少很多,黄女人时常和他咬耳朵,好像有什么秘密怕让我们听到,我对他们的看法,马上就降低了很多,因为我感觉1.他们的关系不像同事般简单。2.就我们四个人,他们既然咬耳朵,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不想让我和黄姐知道。我想既然是为了同一个目标出来,还用得着瞒些什么吗?其中必有隐情,我决定不再参与他们的行动,把自己行为约束到一名司机的范畴里,果然,那位黄女士把她自己和张大夫和魏大夫打包要和中央电视台附近的一个名医馆合作,但对方的要求就是一定要魏大夫和他们一起去,黄姐和他两个一起和对方领导谈的,我没有进入他们办公室,就在车里等他们了,应该说他们谈的并不融洽,大约半个多小时,他们出来,明显的不愉快,大家都不说话,我在反光镜里看着他们的表情,心想,为什么这些道貌岸然的人,都会有这么阴暗的思想,为什么不是拿出真诚来合作,为什么要用欺骗的手段呢?我又陪他们去了大兴与丰台交界的一个诊所,这个诊所是一位很有名的中医自己的,有很多响亮的头衔,从装修来看也确实很有实力,有和范曾的合影和范曾的书法作品,还有些看似很有经济价值的摆设,醒目的就是,他办公室里做的风水,很是不一般,我看了一下有各种颜色的圆球,摆在不同的位置,有水盆景,水不停的流动,还有好多的镇宅的摆设,我感觉这位中医身上好像发生过很恐怖的事情,这片产业也经历着很多坎坷,不管他了,反正我那天就做了他们的司机,让他们呼来唤去的折腾了一天,结果却是,具体他们想要做什么,我都没有明白,后来我把一脸寒霜的他们两个又送到他们诊所,结束了盲目又失望的一天,但这一天还是有收获的~~~一个人不管你有多大能量,如果不是你自己控制你,那么你的能力只是一种工具,你也是别人的工具,被利用,被管制都是真自然的事情,你就是个工具而已!

我们的目基地是海淀的一座中西医结合的诊所,在到门口前我们问了张大夫,具体的承包面积和承包价格,然后走进了这家门诊部,我们来到二楼,接待我们的是妇产科的胡主任号称是三甲医院退休后出来自己干的,此胡主任让我领略了又一种新人类的结合体,太让人惊讶其语言和行为了,她的语速极快,但说过的话马上就会忘记,根本对自己的话就不负责任,满嘴的仁义道德,但从她的表情可以看出,根本就没有把自己的话放在心里,像一部没有人性的机器,在空旷无人的原野,自己运行着。

我看着他们的表现,开始考虑魏××大夫会是怎样一个人呢,因为魏××大夫的为人,我只是听这位黄姐的言语间的赞美,我在想~黄姐对魏大夫的了解真实吗?黄姐说的都是真心话吗?但想到很多病人在等待治疗,这些也只能让时间告诉我吧!事情持续的发展着,想要的结果都会出现,让时间扒开人的本来面目吧!时间会让你看透所有世界,何况是一个能合作的人呢!待续!

本来张大夫说那个地方的租金是39万一年,但胡主任一下就把一年的租金涨到89万,她并没有考虑她以前曾经和张大夫说过租金的数量,我们才来这个诊所的,我们也对她说了张大夫告诉我们的价格,她没有考虑的马上说,多少钱都可以,只要合作就行,我们让她的行为搞的很无奈,但考虑到几十名患者都已经等了快一个月了,站在患者的角度,我还是决定和魏大夫谈谈,是否可以来试试,我和魏大夫沟通了后,并没有得到肯定或否定,(后来才知道,一个号称魏大夫徒弟的邱律师,给魏大夫找了一个医院,因为金钱的分配对魏大夫不利,魏大夫没有同意,分配是医院拿55%魏大夫拿45%,因为魏大夫从来没有拿这么低过,一般都是平分的,可能里面医院会给魏大夫徒弟回扣吧,就不得而知了,只是琢磨没有证据,所以只能说可能会),后魏大夫还是选择了,我们找的门诊部,这里不得不提一位主人公,那就是让我们和魏大夫合作的黄姐,黄姐号称魏大夫的知己,又是志同道合一心想善的大好人,因为所有和魏大夫的合作都是黄姐一手安排的,所以她开始就说了,和魏大夫合作我们有什么想法,因为知道魏大夫和以前医院的分配办法,所以应该不用问的,但我考虑到既然合作就让对方利益大点,自己利益小点会合作的长久些,我和黄姐说三七吧,在没有定下来那个医院的情况下,黄姐没有说任何反对意见,我认为就这样定了呢,所以也没有再考虑其它问题,就一心一意的找中医院了。

其间有个小插曲,我觉得应该向大家陈述下,就是帮忙找中医院的张大夫,就是那位作学问写书的张大夫,他一同有位黄大夫看样子是位很智慧的女人,她百般照顾张大夫,能看的出来,黄女士是很崇拜张大夫的,至于关系不太能看懂!所以我只能说是同事,这个插曲是这样的~!!!

本文由40469太阳集团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德损难昌二_生活散文_好文学网,德损难昌三_生

关键词:

上一篇:那时候夏季的等候_青春学园_好工学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