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小说

当前位置:40469太阳集团 > 文学小说 > 第三十六章,云不飘摇

第三十六章,云不飘摇

来源:http://www.anxietyprobLemssoLved.com 作者:40469太阳集团 时间:2019-09-23 21:04

风褚宁和雷楚云去往医院的时候,叶飘正在街上游离。她已经这样游离了很久,却不知到底该去那里。 家是面临破裂的家,爱是不能生存的爱,友谊是绝不原谅的友谊。 在多伦多湛蓝宽广的天空下,她却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地方。 坐在街边,百无聊赖的,叶飘给风褚宁家打了电话。响一两声,挂断,再打,再挂断。这样的恶作剧,幼稚又低级。她其实知道,在午后,他家里是没人的,这只是种疏散思念的绝望方式。 不可避免的,或者说早就预感的,她和风褚宁的爱情,灰飞烟灭。 如果说还有什么不完整,那就是他们之间还没一个像样点的告别仪式,讲些无关痛痒唏嘘的话,像席慕蓉说的那样,好好的分开,好好的挥手再见。 他忙,她也忙。这段忙碌的时间延长了爱情的死缓,增加了叶飘记录的属于她和风褚宁的日子,即使如此,也还是太短太短了。 在重播与挂断之间,电话之中突然传出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你好。” 这个声音礼貌而陌生,有着成年男子特别的磁性,是风明仕。 “……” 叶飘没有答话,她没想到会有人应答,而且面对风明仕,她总是有点惊慌,自从她和风褚宁的事情爆发以后,与风明仕的交谈就显得客套尴尬了。 “是Beruna吧,”风明仕仿佛察觉了电话另外一端的心情,他用他那好听的低沉的男中音,冷淡而又残忍的结束了这段他并不欢迎的电话,“褚宁不在家,他陪楚云出去了。” 叶飘马上按了挂断键。 她的心猛跳了几下,又无奈的慢慢平复了。风明仕的做法让她愤怒,伤心,旋即迷茫。她想起几年前风褚宁在树下对她说起父亲时骄傲的神情,风明仕教给自己儿子,人在做,天在看。而如今,他却毫不怜悯的做出这样的事,像落井下石一样,怕不怕良心谴责? 她不禁抬起头,望向天空,她真想知道,地上发生了这么多事,在那里究竟看不看得见。 可是叶飘没能看见天空,一只琥珀色的酒瓶挡住了她的眼睛。她缓缓的该变了下巴的角度,雷已庭便占据了她的整个视野。 “一起喝一杯吧!” 雷已庭没等叶飘回答,就拉起了她。 他还是那么的蛮横,手劲很大,拽得她生疼。在雷已庭粗野的拉扯中,叶飘却感受到了久违了的她熟悉的生活气味。 是的,她差点忘了,这个世界唯一能让她自由的地方,就是雷已庭的阁楼。尽管,她已经厌恶自由而渴望落脚。 “你呀,就是和别人不一样。”叶飘喝了不少,口齿不清的说,“是不是眼睛颜色不一样,所以能看到很多别人看不到的?” “我看到什么了?”雷已庭坐在地板上,灰色的眼睛蒙上了烟雾。 “TheEnd!”叶飘踉跄的爬到他眼前,“告诉你,我和风褚宁,完了!” 她打了个“over”的手势,使劲的挥了挥,摇摇晃晃的跌坐到了地上,咯咯的笑了起来。 “起来。”雷已庭狠命的拉起了她。“站起来!” “哦,你也要赶我走了?”叶飘扶住他的肩膀说,“好吧,好吧。我这就走!我以为你会留下我呢。” 叶飘走向门口,雷已庭却一把抓住了她。 “别走。” “你看我就说吧!”叶飘得意的走了回来,“你不会让我走的,哈?” “叶飘,你听我说完,然后随便你。” “哦,说!”叶飘把自己扔在了床上。 “我,爱,你。” 雷已庭一字一句的说,他没看叶飘,这不是他习惯的表达方式,因此为这样“肉麻”的话而满面通红。 叶飘笑眯眯的眼睛慢慢睁开了,醉酒的神情在她脸上瞬时消失,她盯着天花板上色彩斑斓各式各样的音乐海报,轻声说:“爱?你知道什么是爱么?” “不知道。”雷已庭很诚实,没有一点山盟海誓和甜言蜜语,也没有其他的修饰,简单直白。 “那你这么做是为什么?不知道什么是爱,却说爱我?” “你的问题太难为我了。从小到大我只亲身经历过一段爱情——如果说我妈妈的故事算是爱的话——因此在我看来,爱就是幼稚的出逃、放纵的性、不负责任的怀孕、背叛、离弃、贫困、让健康的人只想死去的一种可怕的情感。” 雷已庭走了过来,坐在床边,背身冲着叶飘说: “这样的定义你不能满意吧?我也不能满意。我遇见了你,而我的感觉和我以前所认为的不一样。我不知道爱是什么,也不很明白自己为什么爱,怎么样爱。如果像你们那样,我可能做不来。但是,我现在只想和你在一起,待一晚,一小时,一分钟都可以。这样,可以说我爱你吗?” 雷已庭的影子覆盖了阁楼小窗中唯一的一点阳光,和叶飘重叠在了一起。 他亲吻她的时候,叶飘闭上了眼睛。 她什么都看不到了,就像那蓝色的天一样……

叶飘和风褚宁的爱情就这么慢慢被大家发觉了。 在加拿大,本来这种事情是不会被干涉的。但是因为在此桩爱情之中牵扯了太多的因果,所以他们面临了不曾有过的压力。 第一个站出来的是风明仕。他无法理解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甚至对于叶飘,他都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他也不想有什么印象,在他脑海里,叶飘总之是比不过雷楚云的。儿子的选择让他恼怒,让他在雷奉先面前丢了脸。但是,他也只能冷淡客气的说:“我希望你能好好想一想,如果我没记错,你应该答应了楚云些什么。” 雷家人不好说什么,而雷家的代表出人意料的竟然由雷已夕来担当,她的反对方式也很古怪,不理叶飘,不理雷楚云,甚至连风褚宁也不理了。她每天出没于各个酒馆舞厅,用荒诞的生活与爱情大唱反调。 叶启温一向游离在儿女间的感情之外,蒋淑惠也是很久之后才后知后觉。她没给叶飘解释的余地,也没给叶启温发表意见的余地。她的反对斩钉截铁,甚至有些歇斯底里:“叶飘,别人我管不着,你,绝对不许和姓雷的姓风的有半点瓜葛!” 雷已庭自然是不会同情他们的,他总是在叶飘心烦意乱的时候,诡秘的出现在她身边,幸灾乐祸的说:“放弃吧,你们不该在一起。” 而其他的朋友,连好脾气的Gerry都算在内,也纷纷有些抱怨和不满。 总之,他们的爱,没人欣赏,更别提祝福。 这样旗帜鲜明的反对,有多半是来自对雷楚云的怜惜。因为雷楚云太平静了,她的态度仿佛这激烈的情变是昨日放映的电影,而并非她本人亲历。十几年来情感的幻灭就由这个瘦弱纤细的美貌女子独自消化了,甚至和风褚宁都没有来一次面对面的交谈,也没有机会互道珍重。 唯一能透露她的悲怨的,大概就是她的钢琴。那段日子,她练习得格外刻苦,只是无论弹什么曲子,都蕴含了一种极深的哀伤,随着音符铭心刻骨的敲入了每个听者的心里。而这些人中最被震痛的,就是每天仍然会不自觉的走到雷家琴室后墙的风褚宁。他总是静静的听完全部,让自己心中的疼痛与熟悉又陌生的琴声一起尽情到达极致。然后在最后空荡的回音中过滤了时间和爱情,忘记自己,也忘记叶飘。那个时候,在短暂的一刻里,在眼泪流下的瞬间,不知为什么,他竟然感觉是幸福的。 叶飘竭尽全力的给自己鼓劲,她每天起床都要像催眠一样对着镜子发呆,然后心中默念:一切会过去的,会好的,会和他走到底的。 如果不这么做,她几乎没有和风褚宁牵手的勇气。 其实她不害怕人们的轻视和反对,尽管连母亲都不给她一丝一毫的支持,她也并不害怕。因为有风褚宁在身边,那些都不是问题。她害怕的是,自己会主动放弃,放弃风褚宁,放弃这段被唾弃的爱情。 当她看到风褚宁强自坚持的笑脸的时候,当她被风褚宁紧紧抱在怀里的时候,当她凝视风褚宁充满心事的背影的时候,她总会迷惑,这个人还是那个不求成功只求坦荡的男孩吗?还是那个笑容干净问心无愧的男孩吗?他苦苦追寻的无怨无悔的人生还存在吗?她千呼万唤的爱情还是原来的样子吗? 不,不是了,不在了。 他被改变了,是叶飘自己亲手把他改变的,把他身上那些叶飘曾经从骨子里膜拜的金子一样的光辉,一点点的掩埋了。 爱情开到荼靡,荼毒了他,也荼毒了她。 如果说他们两个人一直以来都是在感受爱情,那么从并肩站在世人面前开始,他们真正的思考了爱情。而深思熟虑以后,随着后来发生的一件件不可预料的事情一起,他们不约而同的给了爱情统一的诠释。尽管这个诠释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但多年之后,无论叶飘还是风褚宁,都没有后悔过。

本文由40469太阳集团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三十六章,云不飘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