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小说

当前位置:40469太阳集团 > 文学小说 > 云不飘摇,风不飘摇

云不飘摇,风不飘摇

来源:http://www.anxietyprobLemssoLved.com 作者:40469太阳集团 时间:2019-09-23 21:04

而后的每一天,叶飘都没再和风褚宁分开。 平时风褚宁忙工作的时候,叶飘就忙自己老友的聚会。而他余下的时间,就全部和她一起度过,一分一秒都没有浪费。 叶飘省了谈判方很多功夫,她大包大揽的安排了风褚宁所有的行程。故宫,长城,颐和园,北海……凡是她能记起来的地方,他们几乎都逛过了。 叶飘有种很强烈的愿望,她想让风褚宁延着她成长的足印走一遍,这样就好像叶飘生活的所有时刻,都有风褚宁的存在似的。当时她并没发现,这种空洞近乎幼稚的行为,其实更像是一种凭吊。也或许她发现了,只是已经在心里偷偷的做了默认。 在所有景观中,天安门对他们来说有点特别的意义,因为正是在描绘它的时候,才节外生枝的牵扯出了因缘。所以来到这里,叶飘的心情是很不一样的。 “你看看!多大气!”叶飘望着广场说,“就凭这个,多伦多也比不了北京!” “是啊,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广场,对吧?”风褚宁拉着叶飘极目远眺。 “咦?你怎么知道?”叶飘疑惑地问,她记得第一次和风褚宁讨论起北京的时候,他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好歹我也是华裔,也念了不少书啊!” “你早就知道吧?刚见面那会就知道吧!”叶飘突然恍然大悟,连颜体书法都知道的人,怎么会不知道天安门呢! 风褚宁笑了笑没有答她。 “当初为什么瞒着我?”叶飘盯着他说。 “你那会那么想家,不痛快说一说,还不憋出了病?”风褚宁淡淡地说。 叶飘没再说话,她拉过风褚宁轻轻地吻了上去。她可能太主动了,失了应有的矜持和风度,但是她不在乎,为了这样的男子,做什么她都觉得都值得。 风褚宁没有一丝的躲闪,好像生怕人看得不够,知得不多,在万千人的广场上,他紧紧抱着叶飘,一刻都没松开。 后来,叶飘曾无数次的回想其中的甜美,而那段日子就像不存在的似的,让她觉得那么虚无。可能因为当时太幸福又太放纵,而之后又太悲伤太惨烈,所以发生的一切都变得不真实了。是不是真的拉紧了双手?是不是真的接了吻?是不是真的去了大连?她自己有时候都会犹豫。 他们虽然竭力的去美满,却忽略了曾经和未来,毕竟他们能把握和面对的只有现在而已,所以,这段幸福就沉浮在了苍茫岁月中的一角,沉浮在了不知名的或许存在又或许没有的时间中,沉浮在了此刻还未及知觉的两人心里,独自盛开,又独自凋零。 风褚宁的最后一站是在大连,叶飘自然毫不犹豫的跟了去。 叶飘好像格外地兴奋,在飞机上又说又笑的,风褚宁附和她的兴致,也侃侃而谈。整整一路,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是初次旅行的情侣,好在两人的模样喜人,倒也没招来什么反感,只是空姐暧昧的笑容,让他们有些不好意思。 晚上到达大连,叶飘执意自己找了间不大却很有风味的旅店。登记入住的时候,服务员自作主张的给他们开了一间房,叶飘抢在风褚宁之前,通红着脸接过了面无表情的服务员递来钥匙。 这个房间还算整洁,装饰也不算粗糙,窗外的景色很好,能望见海,只是那张双人床,未免有些露骨。 突然走到这一步,两个人有些着慌,本来是叶飘的主意,可她却四处乱瞟着,手足无措。 沉默了一会,风褚宁站了起来,说:“我去再开一个房间吧。” “先等会!”叶飘一把抓住他,她勉强笑了笑说:“我饿了,去吃点东西吧……” 两个人很畅快的吃了一顿,叶飘要了很多酒,风褚宁开始时还劝,后来却不自觉的陪她喝了更多。嬉笑怒骂之间,他们就都完成了心照不宣的酒醉。叶飘是故意的,风褚宁也是,他们明白,这样的夜晚,不管发生什么,都需要更多的勇气,而这勇气光来自他们自身是远远不够的。 “其实你早就喜欢我了对不对?”叶飘躺在床上笑着说,“……还不承认!” “怎么承认?”风褚宁支着头说,大概是因为吹了风,头很疼,到现在,只有这个疼痛,才让他稍微有些清醒的知觉。 “像我一样说出来啊!”叶飘翻了个身,“不许假装,就大方的说!诺,叶飘,我爱你!快说!” “叶飘……”风褚宁一把抱起她,他仅余的一点知觉,也随着叶飘妩媚的笑脸而渐渐丧失了,他把自己的脸埋在她的长发中,缓缓地,清晰的说,“我爱你!” 叶飘有些惊讶于他的坦白,这么坦白的话让她的心从酒精中苏醒了过来,却又不禁投入了另一个更深的旋涡。 她透过风褚宁的肩膀愣愣地望着窗外黑色的海,不知为什么,她突然想起了那个童话故事,冥冥之中,小美人鱼教会了她咒语,于是,在这个仿佛不曾存在的夜晚,她低沉的念出了那个深埋海底几千年的宿愿: “留下来,爱我,别走。”

叶飘约好了雷已夕出去,一早就来雷家找她,却在门口恰巧碰见了风褚宁。 “早啊。”风褚宁微微干涩的问候。 “早。”叶飘茫然应答。 “来找已夕?”风褚宁捡着话说。 “嗯,”叶飘说,“你来找楚云?” “嗯。” 这一问一答没有活跃他们之间古怪的气氛,却带来好长一段沉默。叶飘和风褚宁都有些黯然,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两人的关系有了奇妙的变化,即不同与儿时伙伴的亲昵,又不同于年轻恋人的暧昧,这样不清不楚的感情尴尬的悬在半空,便发酵成现在这样充满酸味的沉默,而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没有一点办法。 “怎么两个人一起?遇见的吗?”廖绸珍和叶启温一起从屋里走了出来,她满面含笑,显得格外风姿绰约,“那两位还都赖在床上呢!” “爸,你怎么也在这?”叶飘诧异的问。 “我也是早上恰巧遇见了你雷伯母,来取了些东西,顺便欣赏了你雷伯母的佳作。”叶启温笑着说,也是神清气爽的。 “什么佳作啊!”廖绸珍竟然有些娇羞,她拉过叶飘和风褚宁说,“你们先吃些点心,我上楼去把她们叫下来。” “到是不急,我更想看看雷伯母的作品呢!”风褚宁笑着说。 “你这孩子,也学得不厚道了!”嘴上这么说,廖绸珍却很是高兴。 “褚宁的毛笔字一向不错,就一块来看看吧!”叶启温说。 廖绸珍微笑着望了叶启温一眼,就欣然带路走向书房了。 “走吧。”风褚宁拉了叶飘一下说。 “好。”叶飘旋即不由自主。 廖绸珍很有兴致,叶飘和风褚宁也都随着她提起了笔。只不过两个人都怀着心事,风褚宁还能自持,叶飘写的便有些不成样子了。 “飘飘,心浮气躁,可是书法大忌。”知女莫若父,叶启温一语道破。 “今天没手感。”叶飘泄气的说,“笔拿着都不顺。” “狡辩!”叶启温笑了笑说,“你是功夫不够。” “我看看。”风褚宁拿过叶飘的字说,“其他还不错,但这个‘支’字就泄了底。” 叶启温赞许的点点头说:“褚宁拿笔就比你沉稳,让他执着写几个给你看!” 听叶启温这么一说,两个人都愣住了,一时谁也没有动。 “不用了……”见风褚宁并没动静,叶飘有些寒心。 “来吧。”没等叶飘说完,风褚宁就绕到她身后,握住了她的手。 叶飘的心骤然加快了速度,如果她仔细听,便知道风褚宁也是一样的。 风褚宁按捺着心中悸动,写了几个字,停了下来。 “还要写什么?”风褚宁有些不舍的说。 “树叶……飘摇。”叶飘幽幽的说。 风褚宁轻轻一颤,握着叶飘的手更紧了些。曾经的一幕,深深记住的,不只叶飘一个。 提笔蘸墨,风褚宁缓缓的写了下去,认真的样子,就像在执行神圣的仪式。 一笔一划之间,叶飘心中甚是凄凉。 当初就是写在手心里的这几个字,让她义无反顾的爱上了风褚宁。这么些年过去,有过幻想,有过心痛,有过死后又生的煎熬,但从没有过后悔。可是她的心意,风褚宁却是不能体会的,即使知道了,也不能体会。 这便是叶飘的可悲,或许,也算是风褚宁的可悲。 所以,虽然他们长大了,已经拿着毛笔,写着很不错的颜体,但是相执的双手却仍没有更多的含义,只是幼年般的情谊罢了。 快写完最后的那一勾的时候,风褚宁不自觉的叹了口气。在他心里可能或多或少的叹了很多次,而今天,在这样旧情新景的感怀下,他就更加的不能自已了。 风褚宁的这声叹气却给了叶飘很多遐想的余地,那一瞬间,她突然想说点什么了,哪怕模模糊糊的一句,也要坚定的告诉他。 就在叶飘话到唇边的时候,就在风褚宁的作品马上完成的时候,廖绸珍却笑着开口了: “古时的夫妇就是这么习字的吧!褚宁啊,是不是该把我们楚云娶回家了啊?” 毛笔掉在宣纸上,两个人几乎一同松手。 “叶飘”两个字立时一片斑驳,断笔最丑,何况这么一毁,更是完全没了本来优雅的样子。 而叶飘的心也就一同没了样子。 宿命论显了灵,最初的爱集结在这两个字上,最后的爱仿佛也将结束在这两个字上。 叶飘死死盯着那咒符似的字,没有抬头。 于是,她就错过了风褚宁脸上,望向她的那一抹悲凉的温情。

本文由40469太阳集团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云不飘摇,风不飘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