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小说

当前位置:40469太阳集团 > 文学小说 > 风不飘摇,把那句话念98回

风不飘摇,把那句话念98回

来源:http://www.anxietyprobLemssoLved.com 作者:40469太阳集团 时间:2019-09-23 21:06

雷楚云醒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风褚宁,风褚宁没有让她失望,他像每次一样,坐在她的床边,静静的守候着她。 “哥!”雷楚云猛的坐起来,紧紧的抱住了他。 这样的情形并不多见,雷楚云总是温婉含蓄的,风褚宁愣了一下,轻轻环住她问:“怎么了?” “哥,你知道么?我刚才第一次感觉,不想睁开眼,最好永远不要睁开。”雷楚云有些哽咽。 “为什么?” “因为,我害怕,睁开眼睛却看不到你……” 雷楚云微微的颤抖起来,她的脸贴在风褚宁的脖子上,湿润了一片。 风褚宁的手臂不禁用了点力,说:“怎么会呢?” “哥,我们结婚吧!” 雷楚云直起身子,泪眼朦胧的看着风褚宁说,恳切而又卑微。 “好吧,我们结婚。”风褚宁坚定地说,坚定得悲壮。 雷楚云的脸颊轻轻抽搐了一下,眼泪河一样的流了下来。她太害怕了,这种恐惧几乎把她吞噬一空。没有自尊,也没有梦想,哪怕是乞求,胁迫,也要和他在一起。因为,没有他的话,生命只会更加低贱。 风褚宁慢慢的把雷楚云揽回怀里,这个决定不是今天这个时候才突然生效的,很早以前,他就这么的想了,也这么的做了。只不过,他没想到的是,当最后来临的时候,竟然会……难受! 雷楚云娇羞的把嘴唇凑了过来,那樱桃般的颜色突然浓烈了,风褚宁吻了下去,柔软的,青涩的,而又熟悉的。那一回,他脸上的温柔,与其说是慈悲,不如说是绝望。 远远的,他看见了一个紫色的飘摇的背影,像一朵绚烂的小花,在他的心尖转了几个圈,揉碎了他坚强的所有。 紫色的小花渐渐的模糊了,他知道,是他自己亲手埋葬了她,连同可以称作爱情的东西一起,尘归尘,土归土。 而且,连墓碑都没有,所以,也就没有祭奠的机会。 叶飘再见到雷已庭的时候,他身边已经有了个女孩。那女孩子很漂亮,胸围顶过叶飘两个,分外妖娆。 叶飘不想和他再讲话,他却嘱咐了怀里的女孩几句,不客气地朝她走了过来。 “嘿!”雷已庭尽量使自己显得自然,却仍然有些局促的样子。 叶飘不理他,继续往前走。 “别这样啊!”雷已庭拉住她。 “放手!”叶飘厌恶的甩开手。 雷已庭的脸色寒了下来,甚至有些悲情的味道。 “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那天喝了点酒,就想接吻了……”雷已庭执拗的拦住她说。 “想做什么,就做么?”叶飘恨恨地说,“什么事都可以?” “对啊!现在想做爱,所以找她。”雷已庭指了指站在一旁,很不耐烦的姑娘。 “流氓!” 叶飘咬牙切齿,不知道为什么,听他这么说,她松了口气,却又隐隐的有点不满。 “你这么想我也无所谓,别弄得像我强xx了你似的就行。” 这些话雷已庭说出来很是顺畅,是他强项。 “你,最好以后离我远点!”叶飘气得涨红了脸。 “好吧,对不起,这样总行了吧。”雷已庭有点不知所措了。“你还想怎么样?不就是接吻么!” “算了,和你这样的人说不通的。”叶飘挥挥手,“我走了,你请继续你‘想做的事’吧!” 雷已庭默默的看着叶飘走远,她究竟快乐什么,悲哀什么,他统统不知道。这让他很恼怒,因为,他是如此刻意的做了能做的所有事,却仍旧未能让她那双漂亮的眼睛,轻轻的瞥上一眼。 离开了雷已庭,叶飘来到了花园,仔细的为Leaf修剪了枝桠。那棵树长得很好,站在Wind和Cloud对面,径自孤傲。 那天以后,没有再看见他,但是却听到了雷已夕怨毒的咒骂,大概意思是,风与云是要结婚的了。 很奇怪,再次听到这个关乎两人一生的字眼的时候,叶飘没有那种刻骨铭心的疼痛了。那个夜晚使她在一瞬间窥视到了风褚宁的心,而且她敢发誓,那部分是只有她才能看到的,其他人,包括雷楚云,一辈子也不会看到。 那个心里,在一个珍藏的角落,有叶飘这两个字,颜体的,苍劲的,浑厚的,是岁月刻下,爱情铸就,永远无法抹去的。 因此,她坦然了。 早知是不可得的幸福,不可得就变得合理。在所有平凡的人生里,有些事情只能放弃,不是因为不爱,是因为爱,而无能为力。 风褚宁没有说完的话,叶飘已经清清楚楚的知晓了,正因为没有成为现实,所以永远留有继续美好的余地。 叶飘写了张纸条,如果没有后来发生的事,这大概就是最后一张了: “把那句话每日念一百遍,念到死。” 几天后,叶飘遇见了风褚宁,他一定是看到了纸条,因而更加心有灵犀,两人相视凄然一笑,就像数了一二三,分别走向另外一边,谁都不曾回头。

雷已夕怎么跑出去的,风褚宁怎么拉住自己的,在叶飘的记忆里都有些模糊了。她唯一能深刻记住的,就是当时雷已夕冰冷绝望的目光和风褚宁温暖呵护的双手。 没有任何的争吵和解释,叶飘和雷已夕决裂了。 叶飘不知道该对雷已夕说些什么,她和风褚宁走到如今的这一步,就注定要把身边的人得罪尽。也许爱情值得歌颂,应该祝福,可是他们绝对得不到这些。两个人从一开始就背负了沉重的十字架,担当了救赎的苦痛。 最终还是雷已夕先找叶飘的,其实女孩之间也有主动被动的分别。她们的第一次见面就是雷已夕主动的,所以不知不觉的,之后的每一此就都是雷已夕主动。主动说话,主动交好,主动警告,主动玩闹,主动诀别…… 叶飘只主动了一次,她主动背叛了雷已夕,如果那时的诺言算数的话。 “叶飘,我其实一直知道,我知道你喜欢哥。” 雷已夕从来不会绕弯子,她总是想什么就说什么,叶飘早就了解了,但是这句话还是深深震撼了她。 “13岁的时候,你就喜欢他了吧?答应我不可以喜欢他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了,对吧?”雷已夕笑着说,她的笑容却让叶飘一阵阵的发冷。 “那你为什么……”叶飘轻声说。 “因为,我想你或许也像我一样,不想连一个朋友都没有!” 雷已夕猛地打断她,她的声音很尖,一下子刺痛了叶飘的耳膜,也一下子,刺痛了她的心。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我喜欢哥,他身边发生了什么,我很清楚!我开始也气你,可是那又不是你的错,谁遇见哥这样的男人会无动于衷呢?而且,你和我一样,也是不会有结果的,也是被他们两个伤害的。” “所以,我就叫你保证,不准去喜欢哥。你当时的表情就像死了人,可是我心里却很高兴,我想你总是答应了,答应了就要去做,就会永远和我好,就会站在我这一边,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我总是装作并不知情,然后一次次的提醒你,提醒你不准喜欢他,因为我是那么的喜欢他!” “但是,你食言了。你和雷楚云一样,你们都知道我喜欢哥,可是你们都为了自己把我抛弃了!你知道吗?你去北京的时候,我多么担心!到最后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怕的是什么了!是怕他喜欢上你?还是怕你背叛了我?叶飘,这种想法你有过吗?你在北京的时候,你们接吻的时候,想过我吗!” 雷已夕号啕大哭,丝毫不加掩饰,眼泪鼻涕糊在一起。 叶飘没去劝她,雷已夕的泪水侵蚀了她的坚强和信念,这种她不熟悉的又酸又苦的液体在她心里留下了深深浅浅的沟壑,她已经不知道怎样才能填补了。 雷已夕哭了很久,直到太阳下山,她才平静下来。而这平静,就意味着彻底宣判了她和叶飘之间友情的死刑。那个笑着问“whatisyourname”,把叶飘划在自己的圆圈之内的女孩,就这么一去不返了。 “叶飘,和你比起来,我更希望雷楚云嫁给他。至少,她是我姐姐,而我以后还能堂而皇之的去姐姐家里做客。而你……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绝不原谅!” 这是雷已夕对叶飘说的最后一句话,而叶飘根本就没有再对她说话的余地。她甚至,愧于说对不起。 绝不原谅,太狠的分别。尽管叶飘做好了承受的打算,但也没想到承受的时候会这么疼痛。 其实背叛别人的那一个,可能会更加的不幸,责任要由许多的爱来构筑,背叛不是因为不爱,而是因为爱得不够。所以即使得到了曾经想要的,却总会留下不能弥补的缺憾。带着这种缺憾,幸福也不真切了。 跌跌撞撞的,叶飘来到了雷已庭住的阁楼。 有些痛苦是不能和心爱的人一起承负的,尤其是这种背叛的痛苦,风褚宁自己的那边已经承受了太多,恐怕没有能力替叶飘分担,而除了风褚宁,叶飘想起的第一个人就是雷已庭。 雷已庭默默地看着她目光呆滞的走进屋里,默默地看着她拿起桌上的半瓶啤酒咕嘟嘟的喝了下去,默默看着她倒在床上,默默地看着她瑟缩成了小小一团。在他这里,可以给她最多的就是自由。 “我就说过,你们不能在一起。”雷已庭靠在床边说。 “我觉得,好辛苦。” 叶飘长长出了口气,她突然开始怀疑,爱情,是不是真的有对错之分;自己和风褚宁,是不是真的不该在一起。

本文由40469太阳集团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风不飘摇,把那句话念98回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