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小说

当前位置:40469太阳集团 > 文学小说 > 第三百二十六节,修真世界

第三百二十六节,修真世界

来源:http://www.anxietyprobLemssoLved.com 作者:40469太阳集团 时间:2019-10-13 16:16

“我们能原路回去不?”公孙差小声问左莫。 脸色煞白的左莫摇摇头,低声道:“咱们被人阴了。对方把传送阵的印记改了,这不是定向传送,是随机传送。刚才咱们脚下的传送阵你也看到了,是坏的。” 公孙差默然。 左莫打起精神:“让大伙小心些,小山界咱们都闯出来了,这个地方,一定能找到出去的路。” 公孙差闻言,脸色要好看不少。 谢山的脸色严肃,他步入金丹,眼界各方面比起其他人,自然有所不同。他在心里默默咀嚼刚才左莫说的“万年战场”,感受周围刺骨的气息,愈发觉得有可能。不过老板既然识得,他心中也稍安一些。 老板的来历,还是那么深不可测啊。 又往前飞了许久,前方忽然传来一阵骚动,一直保持高度警惕的左莫立即毫不犹豫上前。 当他飞到前方,人呆在原地。 一个巨大得令人吃惊的战场废墟。无数倒坍的山峰,到处是焦黑的土壤,到处是被轰出的一个个半径超过十里的大坑,触目惊心。散落其间的,是不计其数骨骸,这些骨骸已经风化酥软,风吹过,骨粉飞扬。而当这些只出现在杂闻传说中的场景,一眼望不到尽头时,苍茫浩瀚的远古气息,扑面而来。 所有人都被震得说不出话来,包括蒲妖。 “古战场……古战场……”谢山失魂落魄地喃喃自语,眼前的一幕,给他带来无以伦比的冲击。战场上残留的痕迹,无不让他感受到当时毁天灭地的恐怖威能,自己是如此渺小,有若微尘。 左莫第一个回过神来,当他看到谢山的脸色,不由暗呼糟糕。谢山刚进阶金丹,境界未稳,猛然间受到的刺激又过于激烈,心神极易受伤。当下他也顾不得其他,奋然暴喝一声:“都打起精神来!” 这一声,他用了清音诀。 谢山一个激灵,立即回过神来,暗呼好险,不由感激地望了一眼左莫。其他人被左莫这一喝,也纷纷回过神来。 “束龙!”左莫沉声喝道。 束龙为刚才的表现感到羞愧,脸涨得通红,恭身应是:“大人!” “我们下去!”左莫眼睛眯起来,眼中寒芒闪过。 “大人!”束龙急声劝道:“眼下情形不明,贸然下去……” “你不敢?”左莫打断他,冷眼如刀。 束龙只觉一股热血蹭地冲到头顶,浑身黑甲哗啦响动,毫不犹豫道:“束龙领命!” 说完腾空而起,半空中,束龙怒目圆瞪,青筋绽蹦,哪见半点平日谨慎稳重,如雷般的咆哮在天空回荡:“卫营,着地!” 五艘运奴船彼此本来就近,束龙与左莫的对话声音并未遮掩,卫营上下听得清清楚楚。誓死效忠左莫的卫营,却被左莫质疑勇气,全营上下,无不血气上涌,个个双目通红。 “是!”卫营暴声齐喝,纵身往下跳。 空中,无数黑影如大鸟般纵身飞下。 卫营的齐声暴喝,有如一阵狂风,把众人心头的阴霾一扫而空,士气大振。而呆在运奴船上的朱雀营众人,个个脸上浮现羞愧的神情,左莫的问话,他们亦听得清清楚楚。他们恨不得此时能够冲到最前方。 公孙差亦心中赫然,到这之后,自己就进退失据,比起师兄,自己果然还是差得远啊。师兄不愧是天生的领袖,廖廖几句,士气陡然扭转。 谢山更是惭愧,自己一个金丹,心志反而不如老板坚凝! “我们下去。”左莫冷着脸下令。 五艘运奴船迅速降低,直到离地面不到十丈高的距离。 “师弟,你在上面指挥。”左莫对公孙差道,旋即转过脸:“傻鸟,保护好阿鬼!”说完,便跳下运奴船。傻鸟翻了个白眼,但还是老老实实守在阿鬼身边。 左莫踏上地面。 地面坚硬如铁,黑中带红。左莫也不细究,冷脸沉喝:“前进!” 万年战场又如何? 队伍滚滚向前行,束龙杀气腾腾地冲在最前面,浑身黑气缭绕。众人此时再无半点恐惧,士气高昂,恨不得哪里跳出什么怪物,能让他们狠狠拼一场。 左莫冷着脸,跟着队伍不断前行,暗中却留意周围的环境。 到处是十多里长笔直的沟壑,左莫怀疑是剑芒之类所为。这里充斥着玄煞气,只片刻间,束龙等人身上的黑气便浓郁了好几分。左莫之所以决定走地面,而不是在空中,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决定的。因为玄煞气的存在,卫营便成为最主要的战力。而卫营本就不擅长空中战斗,与其如此,不如走地面。更何况,倘若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左莫不觉得空中会比地面安全。 左莫瞥了一眼身边的金甲卫,忽然发现,金甲卫也在吸收玄煞气。 此时他也顾不得这些,他的注意力都放在眼前。沿路最多的便是骸骨,这些骸骨只要稍稍一碰,都变成灰。骸骨旁边,往往会有一些残损的物件,但是经过万年之久,它们和身边的骸骨般,轻轻一碰,便化作飞灰尘。 这里没有生机,没有活物,一路过去,尽是漫漫骸骨和焦土。 左莫抬头看了一眼血色天空,和刚才没有任何变化,这里难道没有白天和黑夜?他们已经前行了整整十个时辰,按照他们的速度,已经前往了一千多里,沿途所过之处,没有丝毫变化。 左莫忽然抬起头,他注意到此地玄煞气的浓度比十个时辰前他们所处的位置要浓郁许多。 “小心,我们在朝战场的中心走。”蒲妖告诫,这里的一切,亦超出他的认知,他的语气凝重异常。 原来如此…… 左莫突然开口:“大伙休息一下。” 闻言,高速前行的队伍停了下来,众人纷纷坐下来休息。束龙等人浑身被黑气包裹着,他们没有感觉到丝毫疲倦,精神好得出奇。 “这玄煞气对他们没有危害吧?”左莫问蒲妖。 蒲妖道:“没有。对他们,还有金甲卫,玄煞气都是再好不过的补品。如此浓郁的玄煞气之地,我闻所未闻。这里是束龙他们绝佳的修炼之地。” “那就好。”左莫放下心来,他忽然想起一个问题:“蒲,你说这里会还有活物么?” “可能性很小。”蒲妖言语间很谨慎:“这个战场的规模超过我所知的任何一场战争。我实在想不到,什么时候会发生过规模如此空前的战争。像这样的大战,大战之后滋生的玄煞气,凶戾无匹,普通活物,断然存活不了。” “像我们这样的修者呢?或者妖魔呢?”左莫道。 “那有可能。” “那就好!”左莫似乎看到一丝希望。 “好?那可不见得!”蒲妖冷笑道:“长久生活在如此浓郁的玄煞气之中,性格自然而然会受到影响,暴戾好杀。除此之外,要小心煞魂兽。” “煞魂兽?那是什么?” “煞气浓郁的地方,若是时间久远,便会生出一些低级的魂魄。唔,他们的形成过程就像小火,不过它们是由煞气而生,天生凶残嗜杀。玄煞气滋生的煞魂兽,我还从来没见过。嘿,有意思!”蒲妖有些期待。 休整片刻,队伍再度出发。 十个时辰后,周围的环境还是没有任何变化。若不是空气中的玄煞气的浓度明显有提升,左莫会怀疑他们是不是陷入一个高明的幻阵之中。 而这次休整,左莫没有让队伍马上出发,而是原地驻扎起来。 “我们要休整吗?”公孙差跑过来问左莫。 “嗯,前面可能有危险,我打算让束龙他们好好修炼一下,再继续前往。”左莫道。 “这样啊!”公孙差沉吟,他有些担心道:“其他人的情况不是太好,这里空气的灵气非常稀薄,他们只能用晶石来补充灵力。” 左莫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只好道:“先用晶石吧。” 他现在庆幸,他们的晶石带得中够多,短时间内用不需要担心。这都是小山界养成的习惯,他们从小山界带出大量的晶石,而在天水界又没花费什么,这些晶石统统被他们带在身边。 “蒲,你有什么办法么?”左莫有些烦恼。 “能用玄煞气修炼的法门我倒是知道几个,但是除非他们从头开始修炼。”蒲妖摊摊手。 “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左莫叹息道,他开始在自己的戒指里寻找符阵方面的玉简。他要好好研究一下传送阵,离开这个鬼地方,只怕还是要靠自己布设传送阵。什么符阵,经历万年之久,都不可能保持完整,还是自己研究来得靠谱些。 他的戒指里,有许多玉简,而符阵方面的玉简更是他平日里热心搜刮的对象。他一口气把符阵相关的玉简全都掏了出来,堆在面前,堆成一座小山。 把小山啃完,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左莫不断地对自己心理暗示,正准备开始,忽然看到一直埋头在运奴船豢养室里从不露面的淳于成师弟,突然从运奴船上跳下来,跌跌撞撞朝这边跑来,神情焦急万分。 “师兄!师兄!你快来看!”

夜色中,五艘运奴船,安静地前进。 “阿鬼,我们要去云海界了。”左莫轻轻对身边阿鬼说。形如人偶的阿鬼,木然没有生机,脆弱得让人怜惜。每每想及,金乌城外,阿鬼舍身一击犹如在眼前,愈发让左莫感到惊心动魄。 小黑熟睡如旧,小塔和小火没心没肺地玩闹着,傻鸟一反常态,宁静地立在阿鬼一侧,灰色的羽毛,轻轻颤动。 公孙差束龙谢山几人都聚集在这艘运奴船上,谢山自从进阶金丹之后,便退出天锋曲,而是守在左莫身边。天锋曲由麻凡执掌,年绿和雷鹏担任副手。这段时间,连续的战斗,对众人的提升极其显著,朱雀营又有十八名修者领悟剑意。天锋曲的人数不减反增,数目达到三十人。 而炼器部这段时间也没有闲着,由于大家用的都是金乌火,金乌营这个名字得到大家一致同意。金乌营内也划分出更明确的职责,炼器部成为其最重要的一部,除此之外,炼丹部等等也单独划分出来。五艘运奴船,有两艘专门划分出来给金乌营,以建立专门的各种炼丹室和炼器屋。 随着经验不断积累,众人渐渐发掘出一套行之有效的体系。 打坐入定的谢山忽然睁开眼睛,瞥了一眼远处,眼中闪过一道光芒:“这群家伙还真是锲而不舍啊。” 从他们出发,一路上始终有人远远跟着他们。 “不用理会。”左莫道。他们的行踪虽然尽可能隐蔽,但还是瞒不过有心人。这些探哨很机警,并不靠近,只是远远缀着。 又飞了两个时辰,下面的地形也从丘陵变为平原,一处巨大的符阵进入众人的视野。 “哇,好大啊!” “厉害!这么大的传送阵!” 运奴船上的众人立即兴奋起来,个个伸长脑袋,看着下面巨大的传送阵。 半径超过十里的天水传送阵,是天水界最大的几处传送阵之一。黑暗中,庞大的传送阵不时有光芒闪动,这令它看上去愈发迷人。 左莫也一脸震惊,在诸多符阵中,传送阵向来以难度高而著称,如此庞大的传送阵,布设难度之高,实在让人难以想象。天月界的传送阵和这座传送阵一比,就像小孩过家家的玩具。天水界比天月界要繁荣强大,这座传送阵便是一个有力的证据。 “下去吧。” 五艘运奴船缓缓降落,朱雀营则散开警戒,防止有人接近。 左莫迫不及待地从船上飞下,飞到传送阵上空,观摩传送阵繁复的符纹,赞叹不已。很快,左莫便发现,这处符阵居然有许多地方他看不懂,不过他也不着急,而是掏出一枚空白玉简,把眼前传送阵的符纹全都记录下来,以便日后参详。 “真是浪费。你们修者的东西就是华而不实。”蒲妖的声音在左莫脑海里响起,他充满诱惑道:“小莫莫,来学妖术吧,妖术里有很多哦。” 左莫没理会,而是反问:“蒲,你看得懂?” 蒲妖顿时如霜打的茄子:“看不懂……”但他立即争辩道:“我是妖,要懂你们符阵干嘛?” “看不懂就闭嘴。”左莫有力地回击,心头却闪过一丝疑惑,蒲妖这厮最近干嘛老是蛊惑自己学妖术?疑惑同时,也不禁感慨,看来金丹果然大补,蒲最近要比以前活泼不少。 若是再多吃几个金丹,蒲妖会不会变成话唠? 左莫一个寒颤,决定要提防这点,不能滥补啊。 在传送阵上空飞上数圈,左莫降落下来,虽然这个传送阵有许多细节他还没有揣摩清楚,但是如何运用还是难不倒他。 五艘运奴船飞入阵内,左莫则开始朝阵内镶嵌晶石,整整一百二十颗四品晶石,花得左莫心头滴血。 一百二十颗四品晶石嵌入阵内,一百二十颗晶石,一颗接一颗亮起,犹如天空中的星辰被点亮。十息后,一百二十颗四品晶石全都点亮,倘若从天空中向下望去,有如繁星点点。亮起的光芒从每颗晶石处出发,沿着符纹流淌。 看着脚下繁复的符纹一点点亮起,众人感到十分好奇和新鲜。 整个大阵的符纹被激活,密密麻麻,眼花缭乱,蔚为壮观。忽然,光芒脱离符纹,缓缓向上空浮起。 “大伙注意了,要走了!” 兴奋的左莫忍不住高喊一声。 话音未落,刷地一下,阵内所有人消失不见。耀眼美丽的光芒也化作无数碎芒,雨点般,被风吹散,纷纷洒洒,迷离眩目。 片刻后,两人出现在大阵旁,其中一人赫然是严阳。 严阳此人脸上亢奋异常,当他探查到左莫一行人的踪迹时,就知道他们朝天水传送阵而来。他们事先一步赶到,悄然改动大阵,成功阴了一左莫一把。严阳按捺住心中狂喜,而是恭敬朝身旁人行礼:“多谢师叔出手!” “没什么,高秀我亦颇为喜欢,也算是为他报了仇。”此人淡淡道:“不过,小山城你不要动。天水界乱了,大家都没有好处,其他各门,也不会答应。” “弟子省得。”严阳忍不住问:“他们会传送到哪?” “三千世界,有如天上繁星,他们会去哪,只有天知道。” 此人一挥衣袖,飞出点点光芒,没入传送阵,几处符纹悄然发生改变。 “此间事了,走吧。” “是。” 左莫看着眼前,如同血染般的天空,心头忽然升起不详的预感。公孙差、谢山等人的脸色也迅速变得凝重,任谁都能看出来不对头。 “这里不是梵花界!”左莫沉声道。 天水界没有直到云海界的传送阵,所以他们需要先到梵花界。梵花界在左莫的界图里有着明确的描述,梵花界四季如春,气候怡人。 可眼前…… 空气弥漫着肃杀的气息,天空带着诡异的红色,脚下的土地,寸草不生。 左莫反应最快,低头看了看脚下,脸色陡然一变:“不好,传送阵被人动了手脚!”脚下的传送阵残破不堪,而且显然是很多很多年没有人用过,许多地方都已经风化。 众人脸色皆变,在诸界间行走,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突然陷入一个陌生荒凉的界,最后往往只剩下一个结果,被困致死。 “蒲,知道这是哪么?”左莫心中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不知道。要小心,这地方……有点不大对劲!”蒲妖的语气罕见地凝重,左莫心不断往下沉。 该死的!不用想,左莫也大致能猜到动手脚的是谁,不过此时去想谁在背后搞鬼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第一次陷入如此境地,左莫不由有些紧张。以前无论是小山界,还是天水界,哪怕情况再糟糕,他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过。他不知道前方是什么,这里有没有人?有什么危险? 什么都不知道。 未知是心中最深处的恐惧。 紧张和不安在众人间蔓延,左莫强自让自己镇定下来,他知道,此时自己一定不能乱。他深深地吸一口气,努力使自己的语气更加平静:“我们向前走,所有人作好随时战斗的准备。” 左莫的努力没有白费,众人见他保持镇定,就像找到主心骨般,骚动立即消去不少。此时公孙差束龙亦反应过来,迅速冷静下来。 队伍有条不紊地开始运转,五艘运奴船重新升空,开始缓缓向前飞行。 飞着飞着,每个人的脸色愈发凝重。 荒凉,令人绝望的荒凉,飞出上百里,他们没有见到任何活的东西。地面焦黑透着几分血色,但是寸草不生,山峰都是光秃秃,什么都没有。 左莫忽然心中一动,催动灵力,脸色不禁再变:转过脸对公孙差道:“让他们省着点用灵力,这里灵气太稀薄。” 公孙差闻言脸色不由微变,他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很快,原本散开的朱雀营修者迅速地飞回运奴船。 情况糟糕到如此地步,左莫反而彻底冷静下来,他对束龙道:“你试试,这里对你们有什么影响。” 束龙连忙催动魔功,很快,他脸上露出喜色:“大人,这里很适合我们施展魔功,似乎……似乎……”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这里玄煞气很重。”蒲妖再次开口:“对束龙他们有好处。” “玄煞气?”左莫心中一动。 “嗯,一种特殊的煞气,大多出现在一些战场。这个地方,有可能是个古战场。不过……”蒲妖忽然顿住。 “不过什么?”左莫急声问。 “这么重的玄煞气,说明两件事。一个是这里曾经应该是个战场,一个规模很大的战场,发生过规模惊人的战斗。另一个则是时间,想形成如此浓重的玄煞气,需要很长的时间。” “多长的时间?” “万年以上!” 嘶,左莫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一万年…… “万年前的古战场……”左莫喃喃自语,眼前荒凉的景色,在他眼中,变得更加荒凉苍茫!他身边的谢山束龙闻言,脸色不禁大变,谢山更是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可是……”蒲妖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左莫猛地一个激灵,脱口而出。 “如果这里真是战场,那一定发生过一场惊世大战。这样的大战,屈指可数,我不可能不知道!”蒲妖沉声道:“可是,这个地方,和我知道的任何一个战场都挂不上钩。” 左莫听得脸色煞白,一股寒气从心底升起,手足冰凉。

本文由40469太阳集团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三百二十六节,修真世界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