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小说

当前位置:40469太阳集团 > 文学小说 > 电梯惊魂

电梯惊魂

来源:http://www.anxietyprobLemssoLved.com 作者:40469太阳集团 时间:2019-10-23 23:49

电梯门开了。
  电梯里有几个人,不算挤。
  跨进电梯内,有小孩摁了关闭键,电梯门关上急速往下行。
  电梯的播音器又在重复着“柴火鸡”的广告。看电梯里的人基本老少搭配,是送读。老的约70岁上下,小的几岁、十多岁不等,看得出是爷孙代。天气寒冷,小孩穿得厚,有的戴了围巾,有的戴了手套,有的还戴了连衣帽,整个人包裹严实,多仅露出一张小脸。
  电梯有停顿前的失重感,20来层很快到了。
  门打开,有风灌了进来,风中有刀子,往手背上割。条件反射般把手揣进衣服口袋,往电梯外走。
  电梯外站着一老一少却往电梯里钻,看着电梯外暗黑的楼道我才把思维调整过来,原来还没有到底楼,赶紧又缩了回去。
  那小孩一上电梯马上把开门键摁住,对着电梯外大声喊,妈,快点,上电梯了。
  电梯外有声音传来,来了来了,把电梯按斗……
  那老者身体较瘦,戴着一副眼镜,左手弯里挂着书包,左手上拿着一保温壶,右手拿一把伞。老者似乎还在接着在楼道里的话题,对着小孩说,我给你说两条你一定要记住,一条是不要偏课,每课都平衡,随便你偏那一课考试时你都会吃大亏的,一条是不要偏食,偏食就会有缺陷,身体就不够强壮,你只要记着我说的两条,其它都算不上重要。
  小孩似听非听,对着电梯外猛喊,妈,妈,快点,快点。
  小孩的手把开门键摁得很紧,电梯门有两次刚开始自动闭合,一下又弹回门漕里。
  眼光顺着小孩的手往上移动,显示器上显着楼层数,二楼。   

    好奇心,是一切美丽的源点。

    以前只是朦朦胧胧的好奇——音乐的魅力深不可测。

    新年以来,这份好奇越发坚定。

    今天,临近凌晨,新年第一次加班后的下班回家,戴上耳机,一路刷屏,恰逢友人建了一个音乐群,听了2首推荐的纯音乐,莫不震撼。于是按图索骥,另寻觅到了一首《oceans》,准备投桃报李。

    没想这首歌相对较长,7分多钟,加上这首歌几乎华丽的表现了海洋的三生三世,难以一时半会儿触及灵魂。只能反反复复听。不知不觉已至小区一楼电梯口。

    入内,已有一老者,黄褐色羽绒棉服。右侧数字板上的"12"黄灯微亮,我像惯常一样,摘下了耳机,按下了"32",顺势摆弄了手机的各个频道。

    电梯门正缓缓欲合,忽一身影侧入闸门,左手护着闸门和数字板,右手拖着一个摇篮车,嘴里还念念有词:快进来!快进来!

    原来,还有一个穿着红色棉袄的小孩儿牵着她。

      电梯闸门终于不紧不慢合上,又好像是封闭或者吞噬。因为,突然在合门的一刹那,轿厢内格外的一片寂静、寂静。

      人们对于凌晨的电梯轿厢内的寂静,大家同样的想法,肯定是尽量先动起来。不管是第一个进入的老者,还是最后入局的带着小孩的老婆婆,还是好奇的我。

      我是极力向两位老者边打量边微笑,想率先打破寂静。可是,动作最快的,依然是小孩,一边说着"按、按……",一边踮起脚尖,一边伸长了手,朝着电梯数字板点去。

      "叔叔已经帮我们按了,已经按了。不要按了,不要按了,不要调皮了。"小孩的婆婆一直苦口婆心。

        可小孩不依不饶,"嗯……嗯……按……按……"挣扎得有点儿像贾宝玉,准备大闹一场。

        我呢,正一直疑惑,"23"楼电梯键是谁按下的呢?我并没有帮他婆孙俩按下数字键啊?但逼仄的时空,怎么会让我有片刻的喘息去马上解释呢?

      解救一切的依然是顺其自然。与"铛"的一声同时出现的,是数字板的“12"黄灯命定地灭了。黑褐黑褐的数字板上闪亮着的数字减至为"23"和"32",像一对嗷嗷待哺的双胞胎。幸运的黄褐色羽绒棉服老者顺利到了自家电梯口,带着笑意从容穿门而去。留给我们的是,执着的小孩,不让孙儿为所欲为而又不知所措的老奶奶,对于一切都好奇与仍在好奇进行式之中的我。

      行动是应对、推动甚至化解好奇的唯一途径。如此这般的鬼使神差之下,我居然蹲下身子去抱起小孩儿。要知道,10多年来,恪守"未经允许,不可触碰人之心之所爱"的准则,我从未抱抱小孩。其实特别特别地想,但从未有人事先允许。

      可今晚一切都是鬼使神差。特别是我抱起小孩起身那一刻,太轻、太轻,好像仅仅只是抱着一堆棉花,或者羽毛,甚至是空气,没有重量,空空如也,令人怀疑得后怕。

      事后,我知道,这感觉只能是出现在,抱着心爱的人的那一刻,轻盈飘逸,冉冉上升,飘然欲仙。于是,我断然否认了此感,找了一个恰当的借口,是因为我太久太久没有抱抱不到一岁的宝宝了,以一种抱成人的思维、重量、方式去对待孩子了。

      我对待这小孩的目的,抱起TA,自然是原TA的心愿,让TA去按那个"关门"键。其实,此刻,闸门已缓缓合闭。可小孩用力地做TA的事儿的时候,不会理会周遭的一切。

    "铛"的声响,合闭的铁门隔离内外的瞬间,TA已经兴奋地知道了自己的成功,得意洋洋地环视着我、TA奶奶、电梯里的一切,好像要向全世界骄傲地宣称TA创造的一切。

    老奶奶如释重负,伸出双手,从我怀中抱过小孩,边往后撤边对着小孩说:"谢谢叔叔哈哈,谢谢叔叔哈……"

      可小孩的愿望没那么容易满足。再短的时间,再小的地盘,都有TA源源不断的目标。TA又兴奋地用嫩嫩的小手,指着轿厢广告框内的图案,准确的说,是一房地产商的微信二维码,又开始嚷嚷起来。

      "广告,这是广告。"老奶奶和蔼可亲又十分耐心地教育着。

      可我瞬间知道,小孩根本就知道这是广告,TA要的不是大人们只以为是的答案。TA开始猛敲猛拍那广告框,不知道是疑惑,还是愤怒反击广告框内的房地产商抑或微信二维码?

      僵持的状态又是被规律的闸门打开。"23"数字灯灭了,老奶奶高兴地说"到了,我们到了哟!"

        平静下来的我,在闸门合上之前,赶紧再次望着小孩笑了笑,微笑。小孩投桃报李的,定然是那深情地一笑,依依不舍的一笑。

      我回味这一笑到底还可以有哪些时,"32"数字灯灭了,欢迎平安回家的闸门开了。我余韵未了地走出闸门口,迈入了楼梯间。

      好奇的人,一向对环境异常的敏感。我自然立刻感觉到了异样。因为,楼梯间的光很明亮明亮(根本不会是深夜三十二楼楼道的光量),有一阵一阵的寒风(三十二楼平时只有沉闷,透不了太多的风甚至空气),于是,顺眼往右上方瞧瞧了对面白墙上的楼层标识,竟然是:

    "1楼"。

      蓝底白字已经非常刺眼了。

     

     

本文由40469太阳集团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电梯惊魂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