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小说

当前位置:40469太阳集团 > 文学小说 > 第十天问,维娜与郭浩然

第十天问,维娜与郭浩然

来源:http://www.anxietyprobLemssoLved.com 作者:40469太阳集团 时间:2019-11-01 15:47

维娜后来的日子,看上去平静,却过得死气沉沉。场里所有领导都来说情,请她搬回干部楼住。她被磨得不行了,搬回去住了几天。实在过不了,又回到了单身宿舍。她同郭浩然怎么也过不到一块儿去。郭浩然经常不洗脸,不涮牙,挖出鼻屎就放在手指间搓,然后用力一弹,弹得老远。他也老得快,眼角上总挂着眼眵。维娜看不惯他,他也看不惯维娜。维娜将地板弄得越干净,他越不舒服,故意大口大口吐痰,还说:"怕脏是剥削阶级思想。我爷爷讲,当年美国传教士最讲卫生,告诉大家不要喝生水,却专门往井里放毒,残害中国老百姓。" 她的心很灰,好在有雪儿。雪儿长得很漂亮,又会逗人,谁都喜欢她。维娜总觉得是自己害死了郑秋轮,她猜想别人也是这么看的。她能向谁去辩解呢?郑秋轮到死都不明白她为什么背弃了他。爸爸妈妈怪她不争气,死不瞑目。知青们把她看成攀附权力的人。只有戴倩隐隐知道个中原委,她们俩却从来不提这事儿。 她常常偷偷儿跑到郑秋轮行刑的湖边暗自流泪,却是阴阳两隔。有时太难受了,她就把雪儿托给戴倩,独自去蔡婆婆家。蔡婆婆的耳朵慢慢地聋了,已经分不清白天和黑夜。每次维娜得摸着她的手,她才知道来客了。老人家却说夜夜都听见亡魂鸟的叫声。维娜就对着这位又瞎又聋的老婆婆说呀哭呀,像个疯子。蔡婆婆什么也听不见,间会儿就会说:"维娜,你听听,他在叫哩。" 有个深夜,维娜突然听到外面人声大作。开门一看,农场北边方向火光冲天。维娜吓得脑袋嗡嗡作响,她知道那个方向只有蔡婆婆孤零零的茅草屋。她顾不着雪儿,胡乱穿了衣服,提了个桶子就往外跑。很多人都带着提桶和脸盆,叫着嚷着飞跑。维娜出了农场大门,眼泪哗地流下来了。真的是蔡婆婆家。风助火势,呜呜地叫。没等大家跑到那里,火光就暗下来了。茅草屋,眨眼间就烧光了。只有立着的柱子还在燃,火苗蛇一样绕着柱子飞卷。 等维娜跑到跟前,火已全部扑灭了。有人高声叫喊:"看看人,看看人怎么样了?" 有人就说:"不用看了,不用看了,人肯定烧死了。" 大家忙了一阵,居然没有找着蔡婆婆的尸体。大家七嘴八舌,说这事儿真怪。怎么就没人呢? 只有维娜哭着,大家见着觉得奇怪。非亲非故的,她哭什么呢? 人们一直没找着蔡婆婆。这事儿在北湖平原上一传,越来越玄乎。平时大家就觉得这孤老婆子有些神,瞎着眼睛,却知道远乡近邻的很多事情。慢慢的就有种说法,说是蔡婆婆前几辈子本是个恶人,又做了几辈子的大善人。老天爷想尽快超度她,让她瞎了眼,将她的罪孽一次消掉,就叫她上天做神仙去了。 只有维娜心里有数,猜想蔡婆婆一定是越来越牵挂她的那只亡魂鸟,自个儿去湖里找他去了。 雪儿五岁那年,大学又开始招生了。维娜学业荒得差不多了,好在她的英语没有放下过。多亏当初听了郑秋轮的话。人生总是因因果果,维娜跟郑秋轮两人学英语,从来没过想过这辈子还会用得上。 知青们暗自兴奋着,总算看到一线希望了。维娜那个寝室的女伴们都在偷偷地复习。很少有人当着别人看书,怕遭人笑话,好像考大学是件丢人的事。只有维娜胆子大,天天大声地背单词。她的同龄人最多只能用英语讲"毛主席万岁",记不了几个单词。维娜却能流利地朗读《英语九百句》,很让人羡慕。戴倩也是有空就躲在一边复习,却没有半点儿信心。她逢人就说:"维娜肯定能考上大学。" 郭浩然却冷笑,说:"学什么英语,洋奴思想。" 维娜觉得可笑,懒得理他。郭浩然虽然可恨可厌,却也可怜巴巴的了。他也是快四十岁的人了,满口过了时的政治腔。任何新的东西,都进入不了他的脑子。他仍然背着手,从农场里威风地走过。而知青们不像从前那样怕他了。他脸上的肉就更显得横了,鼻子里老莫名其妙地哼一声。 维娜考得很不错,本来可以上个更好的大学。她要照顾孩子,就进了荆都大学外语系,学英语专业。戴倩名落孙山了,在维娜面前哭得眼都肿了。 维娜劝她:"好好复习,明年还在机会哩。" 戴倩说:"我明年不想考了,我底子太差了。我打开试卷一看,只见一片黑。" 维娜说:"也不是只有考大学这一条路嘛。让吴伟帮忙,早些回城。" 戴倩说:"我想好了,同他结婚算了。帮不帮都是他的老婆,看他怎么办。" 维娜带上女儿,回到了荆都。她家在大学里有房子,就住在家里。维娜班上拖儿带女的好几位,这些做爹做娘的总开玩笑,叫那些小同学孩子们。维娜上课时,雪儿要么就在走廊里玩,要么就坐在妈妈身边看小人书。雪儿也调皮,那些小同学要她叫叔叔阿姨,她受妈妈怂恿,总叫哥哥姐姐。乐死人了。 雪儿七岁时,维娜大学还没有毕业。孩子就送到大学附小上学。郭浩然也调到了市农垦局,当个处长。知青们早已全部回城了,农场下放给当地管理。维娜同郭浩然仍是各过各的日子,互不相问。郭浩然在局里住了套两室一厅。他有时会跑到学校来看看孩子。雪儿看见他就怕,远远地躲着。维娜就拉过雪儿,说:"别跑,是你爸爸哩。" 这时候,维娜开始为郑秋轮的冤案上访。她不具备上访人资格,去找郑秋轮父母。两位老人都退了休,住在市防疫站的宿舍里。一个星期天,维娜提着些水果,敲开了郑秋轮父母的家门。开门的是郑秋轮的父亲,头发花白了,瘦得皮包骨。"你找谁?"老人家的声音很干涩。 "老人家,我是秋轮农场里的同事,来看看您二老。"维娜说。 维娜进门一看,家里就只两间房,厨房是后面的阳台改的。也没什么家俱,就只有一张床,一张旧饭桌,几张旧板凳。却收拾得井井有条,清贫而不显寒酸。 郑秋轮的妈妈也从里面出来了。两位老人请维娜坐,他们自己却坐不是立不是的。老爷爷倒了茶递上,说:"你看,家里没什么吃的。" "不用不用,别客气。"维娜望着两位老人,秋轮的影子就在她眼前晃着。秋轮眉眼长得像娘,清秀润朗,身材和肤色又像爹,高大黝黑。 老太太手搭在眼眶处,打量半天,才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维娜。" "你就是维娜?"老太太说着就哭了起来。 老爷爷叹息一声,说:"他人都死了这么多年了,你还来干什么?" 维娜无地自容。看来两位老人知道他们儿子的死同她和她男人有关。维娜哭了起来,说:"您二老要怪我恨我都行,先请您二老容我把事情说清楚。" 两位老人不说话了,听维娜哭诉。维娜想让自己冷静些,可她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她说着说着,老太太就拉住了她的手,喊道:"儿哪。"两人就搂着哭成了一团。 "儿哪,我们错怪你了。你的命也真苦啊。"老太太哭着。 维娜揩着眼泪说:"秋轮不在了,可我一直把自己当作秋轮的人。您二老就把我当作自己的女儿,当作自己的儿媳吧。" 老太太哭道:"我就知道,我秋轮孝顺,会给妈妈找个好儿媳的。" 维娜说:"我必须去上访,替秋轮讨个清白。" 老爷爷长吁短叹:"人都死了这么多年了,白费劲有什么意义?让他安安静静长眠九泉吧。" 维娜说:"不还秋轮一个清白,我死不瞑目的。" "好吧,我们跑不动了,你替我们上访吧。也算了却我们活人的心愿。"老爷爷说。 维娜便一边上学,一边四处奔走。案件的主要当事人,就是郭浩然。命运太捉弄人了,维娜得替被自己丈夫害死的人去伸冤!法院本来就不想理这个案子,没有当事人的关键证词,根本翻不了案。当年办案的那些公安、法院的人,有的已做了大官,他们更不愿意把自己的丑事儿翻出来。其实当时就有人议论,说是因为上面追得急,抓着个替罪羊交差就得了,哪管什么冤假错案?而郭浩然正想整死郑秋轮,他们就一拍即合了。 维娜找到郭浩然,说:"你自己知道,你我虽是夫妻,却是仇人。你毁了我的生活,害死了我的爱人。我心目中的爱人永远只能是郑秋轮。但这么多年,我同你过日子,并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就请你看着这一点,发一回善心,说一次真话吧。" 虽是时过境迁了,但郭浩然还沉浸在昔日的梦幻里。他不敢承认自己过去错了,那等于说他几十年的风光是个荒唐。他更不敢承认自己谋害了郑秋轮,那样他越发不敢面对今后的生活。 "我没有错,我捍卫毛主席,拥护共产党,没有错。"郭浩然说。 维娜尽量让自己平静些,说:"你不要同我讲大道理,我们只谈具体事情。你凭什么说那谜语是郑秋轮写的?有什么证据?就凭你的记忆就可以定罪,你摸着自己的良心想想,说得过去吗?" "我的记忆不会错。我是个军人,起码的素质是有的。"郭浩然固执道。 维娜气得喘不过气,说:"你别吹牛了,这同你的军人素质没有关系。你敢指天发誓,你不是挟私报复?" "我干吗要报复他?我革命工作几十年,狠斗私字一闪念,心中只有一个公字。"郭浩然说。 维娜冷笑道:"你的脸皮真厚,敢在我面前说这种话。我告诉你郭浩然,你一天不说真话,我就一天缠着你不放,叫你永世不得安宁!我还要告诉你郭浩然,你的那套空洞的官话早过时了,听着让人觉得可笑,觉得恶心。你打开窗户看看,都什么时候了。你的那出戏早唱完了。" "我就不相信,紧跟党和毛主席就有错!"郭浩然吼道。 郭浩然不是个可以讲道理的人,维娜有空就去找他吵,快把自己弄成个泼妇了。维娜同他争吵了一年多,他终于向有关部门递交了材料。但他只肯证明当年认定郑秋轮犯罪缺乏事实依据,并不承认他故意整人。 可是,当年办案人员仍是从中作梗。维娜只好给市领导和北京写信申诉。上面层层批复下来,郑秋轮才被平反了。却并不是彻底平反,仍留着个尾巴。法院的裁定书,只承认对郑秋轮的死刑判决错了,仍然认为他思想意识不健康,犯有严重错误。 望着这份法律文书,维娜和两位老人痛哭不止。老爷爷几乎是干号着:"我儿子只不过就是喜欢想问题,喜欢讲真话,错在哪里?他人都死了,还要说他思想意识不健康,犯有严重错误。我儿子还不到二十二岁哪,二十二岁的孩子,懂个什么?硬得生生的要他性命?" 秋轮的祭日,维娜瞒着两位老人,偷偷去了北湖农场。她提着酒水、供果和香火,跪在在秋轮遇难的地方,大声哭喊。远远的围着好些农民,他们都摇头叹息。当地农民都还记得那位文质彬彬的郑伢子,别人都偷鸡摸鸭的,就他规规矩矩。 天一擦黑,亡魂鸟就哀号起来,维娜听着肝肠寸断。 从那以后,维娜一直照顾着两位老人的生活。两位老人把维娜当作自己的女儿,她却把自己当作他们的儿媳。维娜的孝顺和贤惠,却常常勾起老妈妈的痛苦,她总是流着泪说:"要是秋轮那孩子还在,有你这么个好媳妇,多好啊!" 平反留下的尾巴,一直是秋轮爸爸的心病。维娜说再去争取,老人家又坚决不同意。他有些看破了,很灰心。多年以后,他还常常感叹:"中国这些年,总是拖着落后的尾巴往前走,历史的进步极其暖昧。老百姓都知道,屙了屎不能老放在裤裆里兜着啊。" 维娜大学毕业以后,分配在市外贸局工作。说起来像电影里的俗套。雪儿十三岁那年,一个很偶然的机遇,维娜的命运发生了变化。郭浩然说的那位被天主教毒害的姑妈突然回国省亲来了。 郭浩然的父母都已不在人世,他是那位姑妈唯一的亲人。原来,他姑妈因为克夫,在美国四十多年,连续继承了五位丈夫的遗产,是位很富有的老寡妇,又无儿无女。已经七十岁了,不想再去克别人,就守着大堆遗产过日子。她这次回国,就是想找个至亲骨肉去美国,作为她未来的遗产继承人。 老姑妈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却又自小在中国生活,宗教情结和思乡情结都很重。她说本可以将自己遗产全部捐给教会的,因为是主赐福于她,才让她有缘去那个美丽而自由的国家。父母的养育之恩又时刻不能忘怀,年纪愈大,思乡愈切,就想着能有自己的亲人陪伴她的晚年。 郭浩然跑去找维娜,搓着双手,很是拘谨。好半天,才叹息一声:"维娜,你能原谅我吗?" 维娜平静地说:"我们不谈这些吧。" 郭浩然说:"我知道,你这辈子永远不会原谅我的。" 维娜说:"我说了,我们不要谈这些。" 郭浩然说:"我知道自己过去几十年,什么都错了。我们几十年听到的全是谎言。" 维娜奇怪地望着他,没有吱声。郭浩然摇头说:"我姑妈把自己在美国几十年生活一说,我人就傻了。她一个孤老婆子,有洋房,有汽车,有大笔财产。她每年都出国旅游,我们去次北京都不容易。她说自己要是不进教堂服务,不是被饿死,也会被人买走。" 维娜仍不说话,由他说去。郭浩然竟然哭了起来:"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就连雪儿小小年纪也看不起我。我活该。我脑子里只有一根筋,上面说了就是金口玉牙。我真心喜欢你,又知道自己不配你。我承认自己公报私仇,无法赎罪,可我当时也的确认为郑秋轮思想意识有问题。" "你不配提他的名字!"维娜突然愤怒起来。 郭浩然被震住了,嘴唇微微发抖。"好吧。"郭浩然低头说,"维娜,你娘儿俩随我一道去美国吧。" 维娜说:"你去过你的天堂生活吧,我是不会去的。" 老姑妈也找上门来:"维娜,浩然同我说了你们的婚姻。您是很不幸的。浩然他非常后悔,他说自己这辈子都无法洗清自己的罪孽。看在孩子份上,你们和好,同我一起去美国吧。" 维娜摇头说:"姑妈,我非常感谢您。但我绝不能跟他去美国。我这辈子的苦难,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他不是说想赎罪吗?同我离婚,就算他做了件好事。" "没有别的选择?"姑妈很是无奈,"您的英语好,您去美国,会有很好的发展。有您去,浩然也会好些。不然,他去美国就是聋子,瞎子。他没法在美国找工作。那是个很上进的社会,不工作自己都会有负罪感的。" "我帮不了他。"维娜说。 老太太已是正宗的美国人了,摇头耸肩,深表遗憾。 维娜就同郭浩然离婚了。她很感谢老天赐予了机会,终于同郭浩然了清这笔孽债。 老姑妈回国省亲后八个月,原本对美帝国主义怀着满腔仇恨的郭浩然,兴高采烈地到美国享清福去了。郭浩然带走了雪儿。维娜舍不得女儿,只想多看她一眼,一直送她到上海。他们父女俩是从上海乘飞机走的。郭浩然穿了几天西装,就找到有钱人的感觉了,总是宽厚地微笑着,要维娜好好过日子。 没过多久,维娜突然收到二十万美金汇款。随即就接到姑妈电话,说钱是浩然要她汇的,请维娜别介意。维娜也不多说,收下了这笔钱。郭浩然欠她的是多少钱都赎不清的。 过去的生活交割清楚了,维娜蓦然四顾,自己在荆都早已是孑然一身,了无牵挂。她辞去了工作,跑到南方做生意去了。她把郑秋轮的老父母带在身边,他们两老也习惯跟着维娜了。维娜先是做外贸,这是她熟悉的行当。后来又投资建筑业、旅游业、餐饮业。她的生意很顺,几乎没做过赔本买卖。 生意越做越大,人也越来越倦怠。维娜后来感到精疲力竭,就把生意收缩了,只做室内装修。如果她后来不回荆都,会过得很平静的。荆都注定是她的伤心地。

年底,维娜和郑秋轮恋爱已有四个多月了。他们的恋爱似乎并没有多少浪漫色彩,多是在黑夜的荒原上奔走。他们却很快活。日子过得非常快,可是咀嚼起来,他们就像已经相爱了好几个世纪。他们是用一次一次的心跳计算时间的。 有一天,团部文书小罗来找维娜,说是团政委让她去一下。正是下午快出工的时候,维娜说:"就要出工了。" 小罗说:"政委找你,又不算你旷工。" 政委姓郭,叫郭浩然。维娜只在全场大会上,远远的看见他坐在主席台上讲过话,连他长得什么样子,都没有看真切过。记得第一次听他作报告,就听他在会上痛说自己的苦难家史。他说自己出身在荆西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祖祖辈辈受尽地主剥削。他父亲两兄妹,爷爷养不活他们,就把妹妹,也就是郭浩然的姑妈送到孤儿院去了。那个孤儿院,是教会办的育婴堂,那些勾鼻子蓝眼睛的传教士都是美国特务。他姑妈在育婴堂长大后,传教士就强迫她信了天主教,用封建迷信毒害她。快解放的时候,传教士就把她强行带走了,不知是死是活。"美帝国主义的手上沾满了我郭家的鲜血!"维娜记得郭浩然说这句话时,黑黑的脸胀成了紫红色。 听说郭政委找她,维娜说不清为什么就有些害怕。知青们都有些怕场里的领导。她躲也躲不掉,只好跟着小罗去了团部办公室。那是栋三屋楼的办公楼,郭政委的办公室在二楼。维娜进去的时候,郭政委正在看报,脚抬在桌子上,人使劲往后靠。小罗说声政委小维来了,他才放下报纸。 "啊,维娜,坐吧,我想找你谈谈。"领导随便都可以找下面人谈谈的,这很正常。 维娜便坐下来,等待郭政委的谈话。他的办公室升着木炭火,很暖和。木炭那特有的气味,维娜已是久违了。她们宿舍里没有火,休息时怕冷就坐在被窝里。政委笑咪咪地打量着她,半天没有说话。维娜心里怦怦直跳。郭浩然穿着蓝色中山装,外面披着军大衣。看上去四十岁左右。他的头上和军大衣上都落着灰。烤木炭火都会这样的。农场里的人都叫她小维,郭浩然却直接叫她的名字维娜。她听着就有些别扭。平日只有郑秋轮叫她名字,她听惯了,维娜二字在她感觉中似乎就成了爱称了。 "冷不冷?"郭浩然问了声,就拿火钳加了几块木炭。炭灰便扬起来,维娜忍不住捂了鼻子。 郭浩然坐下来同她谈话,问:"干活累不累?习惯不习惯?学习怎么样?都看些什么书?食堂伙食怎么样?"也就是常说的领导干部关心群众的工作、学习和生活。其实都是些不着边际的话,维娜几个字就回答了。 郭浩然笑道:"维娜还很害羞嘛!你对我们团领导有什么意见,包括对我个人有什么意见,也可以提嘛。" 维娜听他这话,觉得莫名其妙。她天天在地里干活,连团领导人影子都见不着,提什么意见?只道:"没意见哩。" 三个多小时,都是郭浩然一个人在说话。维娜觉得这个人还挺能说的,开口就是一套一套的政治理论。他说的东西维娜听着没兴趣,可他能不断地说,一口气都不歇,还真要功夫。 谈话快结束的时候,郭浩然才清了清嗓子说:"维娜,团里研究,要调你到团部办公室来。今天我找你谈谈,就是最后考察一下。" 维娜听着简直是半空中一雷,好久摸不着头脑。她嘴张了半天,才说:"团部办公室是干什么事的?我又不懂。" 郭浩然严肃地说:"你来了就知道了。你是高中生,什么事不说说就会了?这是对你的关心,有利于你的进步啊!" 团领导决定了的事,是不容个人考虑的。晚上,维娜邀郑秋轮散步,把这事告诉了他。 郑秋轮低头走了好一会儿,说:"由你自己决定吧。" 维娜叹道:"没什么决定不决定的,团里领导定了,我还能说什么?" 郑秋轮说:"去也行,比下地干活轻松些。" 维娜说:"我并不想去,我又不是个怕吃苦的人。" 郑秋轮冷冷一笑,说:"随处都是荒唐。一边说劳动是无尚光荣的,一边又让犯人劳动改造。按这个逻辑,新岸农场的那些犯人,都是些无尚光荣的人。反过来说,我们这些知青又都是犯人了。" 维娜说:"你怎么了?谁有心思听你说笑?我是不想去办公室,都有些六神无主了,想同你说说,你只开玩笑。" 维娜不知道自己害怕什么,的确很不情愿去团部办公室。可这却是别人想都想不到的好差事。维娜便更加引起了别人的嫉妒。她们宿舍的女伴们都不理她了。她们有时会故意当着她的面,说些风凉话,那意思,要么说她有家庭背景,要么说她以色相取悦领导。维娜听着很委屈,心想自己爸爸正在林场里服苦役啊,什么家庭背景?她们总把话隔着一层说,听着不是明说她,其实就是说她。她觉得好冤,却没法同她们争辩。 维娜去了办公室几天,就无聊极了。没什么事,每天清早,给各位团领导打了开水,接下来就是闲坐,看报纸。她的办公室在郭浩然隔壁,有三张桌子,成天就她一个人坐在那里。文书小罗平时不坐办公室,他是不脱产的。只有四种报纸,《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参考消息》和《荆都日报》,一会儿就看完了。《红旗》杂志很难见到面,都是几位团领导轮流着看。他们把看《红旗》当作政治待遇和政治修养。闲坐着也不好,维娜就把报纸翻来复去看。郭浩然时不时进来转一圈,说维娜正学习哪!接着就会说些最近报纸上的重要文章和最新精神。这个过程通常要持续三四十分钟。太漫长了。每次他一进来,维娜的心脏就像往上提了起来,直要等他走了,它才回落到原来位置。她这才明白,郭浩然的口才为什么那么好。他平时口若悬河,不过就是背报纸。 维娜现在很向往下地干活。来去都可以和郑秋轮同路,干活时还可以远远的望着他。如今天天木头一样坐着,还要硬着头皮听郭浩然的高谈阔论。维娜透过办公室窗户,望着农场的田垄。这时候,油菜长得尺多高了,甘蔗到了收获季节。知青们先是天天下油菜地锄草,然后就天天砍甘蔗。天气少有几天晴朗的,多半是寒雨纷纷,要么就是黑云低低压着田垄。砍甘蔗很辛苦,郑秋轮的脸上、手上都划破了,一道道血印子。 晚饭后散步,或往别的农场玩,维娜一路上总在郑秋轮面前抱怨,说不想留在办公室。郑秋轮也没办法,只好听着她诉苦,陪着她笑。他很能容忍维娜的小性子。这位十九岁的男孩,往维娜眼前一站,分明是条伟岸的汉子。 烤着火天天坐着,人就疲疲沓沓了,总想打瞌睡。有天下午,维娜看着报纸,忍不住眼皮就打架了。不觉间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突然感觉有人摸她的头,一下吓醒了。见是郭浩然,她马上站了起来。郭浩然笑嘻嘻的,说:"你注意别感冒了,这么睡最易着凉了。"维娜只是红着脸,站着,一句话都没说。直等郭浩然在她对面坐下了,她才坐了下来。 郭浩然说:"维娜,你来办公室也有这么久了,对我有什么意见吗?" 维娜摇摇头,说:"没有没有。" 郭浩然仍是笑着,说:"你这是不关心同志啊!" 维娜说:"不是。" 郭浩然说:"那你就是不注意我嘛。" 维娜没有说话,胸口突突地跳。刚才被郭浩然摸了下头,她余悸未消。 郭浩然突然问道:"你说我好大年纪了?" 维娜望望他,说:"郭政委很年轻,才四十出头吧。" 不料郭浩然脸色阴了下来,说:"我这么出老吗?我今年才三十二岁哩。是啊,我长年风里来,雨里去,黑。" 见他不高兴了,维娜很是窘迫。他说自己黑,她不由得又打量他一眼。她心想郑秋轮也黑,怎么就不他这副模样呢?他说自己风里来,雨里去,更是说漂亮话了。维娜去农场七八个月了,从来就没见他下过地。 维娜就更加害怕郭浩然来办公室转悠了。他却比以往来得更勤了,每天会来上好几趟。维娜很希望郭浩然去农垦局开会,去一次就要三四天才能回来。那几天维娜就特别自在。上面开会也格外多,郭浩然每个月要出去两三次。 可是郭浩然每次开会回来的头一天,起码要在维娜办公室坐上一两个小时,同她说说会议精神。其实这都是全场大会要传达的,犯不着事先同她讲。有时候,他就像非常信任维娜,将只能传达到农场领导的精神同她透露一点,样子做得很神秘。维娜听着也并不觉得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无非是先上级后下级,先党员后群众,那些精神最后还是要让大家知道的。维娜先知道了,并不以为自己就享受了什么待遇。慢慢的她也明白了,像郭浩然那个级别的干部,也没什么了不得的高级机密让他知道。 郭浩然像越来越关心维娜了,见面总说:"你要争取进步啊。" 维娜总是点头。她其实弄不懂他说的争取进步是什么意思,还以为自己哪些地方做得不好。 晚上,走在农场的荒原上,郑秋轮说:"你个傻大姐,郭浩然是要你写入党申请书,积极向党组织靠拢。" 维娜听了耳根顿时发热。一个十七岁都没到的小女孩,做梦也没敢想自己会成为一个共产党员。已是隆冬,湖边潮湿的泥土结着冰,踩在上面咔喳咔喳响。夜黑得似乎空间都消失了,只剩下她和郑秋轮。他俩手紧紧挽在一起,在一片混沌中漫无目标地走。那不知名的鸟的叫声,让他们隐约感觉着湖的远近。那鸟夜夜这般凄切地叫着,仿佛丢失了比命更珍贵的东西,在哭泣着寻找。 两人在鸟的哀号中沉默着走了好久,郑秋轮突然说:"你要自己学会看人。" 维娜听了这话,云遮雾罩,就说:"我不懂你意思,你说清楚些。" 郑秋轮说:"如果有人想以入党作诱饵,达到什么目的,你宁愿老老实实做个群众。" 他俩沉默着,走回农场。风越来越大,维娜冷得直哆嗦。郑秋轮便整个儿搂着她,不时又腾出一只手来,在她脸上搓着,搓着,想让她暖和些。他手忙脚乱的,恨不得多长出几只手来。 郭浩然让维娜不明不白地害怕,他身上散发着某种气息令人不安。维娜一直没有写入党申请书。郑秋轮说你不写也好。 很是奇怪,寝室的女伴们突然议论起郭浩然的是非来。平时大家本是很忌讳说领导长短的。慢慢的维娜就听出来了,她们是故意说给她听的。她们并不说得很明朗,又总是零打碎敲地说。听得多了,维娜就知道些郭浩然的事情了。大概是说郭浩然原来在部队走得很红,很年轻就当上了团长,还娶了军首长的女儿。这人一肚子花花肠子,见了漂亮女人手就痒,忍不住想撩几手。有个漂亮女兵,被郭浩然弄到手了,还打了胎。郭浩然老婆知道了,吵得天昏地暗。老婆就同他离婚了。他本来就是靠岳老子上去的,老婆离了,就没了这个靠山,他在部队就呆不下去了。于是转业到农场。但他是狗改不了吃屎,见了漂亮女人就想上。 戴倩好像什么事都是她自己见到过的一样,说:"郭浩然原来那个老婆,别看是高干子弟,丑得雕匠雕不出,画匠画不出。他想当官,老婆丑就丑吧,将就着算了。但是那女人丑得也太离谱了,他见了漂亮女人就犯毛病。" 维娜吓得整晚整晚的睡不着。不知女伴们是怎么看她的,八成以为她不是个好货,利用色相勾引郭浩然,这才混到办公室去。她们故意这么说,就是想让她别得意,无非是落到个流氓手里。 那个冬天,维娜感觉特别冷。几乎每天夜里,她们都会说说郭浩然。郭浩然的烂事儿说得差不多了,她们就说这个人的长相,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不到四十岁,就像个老头子了。 天气太冷了,又老是寒雨潇潇,郑秋轮不怎么去别的农场玩了。晚饭后,他俩就老是穿着雨靴散步。到处都泥泞不堪,走上几步,靴底就沾上厚厚的泥巴,摔都摔不掉。本应轻松的散步,就成了艰苦的拉练。可她还是得天天拉着他出去走,不愿呆在宿舍里听那些风言风语。 她问郑秋轮:"你了解郭浩然吗?" 郑秋轮说:"听到过很多说法,但道听途说的事,我不会作什么评论。" 有天夜里,两人走着走着,就到了蔡婆婆家门口了。"蔡婆婆,在家吗?"郑秋轮叫到。 不见人回答,两人就想往回走。忽听蔡婆婆喊道:"小郑和维娜吗?进来坐坐吧。" 屋里没有灯,郑秋轮手牵着维娜,摸了进去。蔡婆婆搬了两张小凳子,递在郑秋轮手里,说:"你们坐吧。" 郑秋轮这才听得蔡婆婆鼻子有些塞,问:"蔡婆婆,你病了吗?" "没有啊。"蔡婆婆叹了声,"今天,是我那死鬼的祭日啊。" 郑秋轮和维娜就不说话了。蔡婆婆也只是轻轻地叹息。今晚没有下雨,只有冷冷的风,吹得屋顶的茅草嗖嗖的响。远处传来那不知名的鸟叫,凄切、苍凉。维娜很想知道那是什么鸟,叫声如此令人毛骨发怵。 "我那死鬼,突然让人带信,说要回来了。"蔡婆婆哭着,"我在湖边望呀,望呀。船过去一条又一条,就是不见他的船。天黑了好久了,我还坐在湖边。我就听见了亡魂鸟老在我耳边叫,就害怕起来了。亡魂鸟,只要天一断黑,它就叫。" "亡魂鸟?"维娜问。 "你听听,"蔡婆婆停了停,"像哭一样,这就是亡魂鸟啊。" 维娜突然浑身发麻,打了个寒颤。那就是她听着就想哭的鸟的叫声。 蔡婆婆不哭了,鼻音却越发重了。"后半夜,我回到家里。有人上门说,他的船翻了。"蔡婆婆又哭了起来,"那天也像今天,没有下雨,风也不算太大。他再大的风浪都见过,又是个水鹞子,谁想到他会死在水里呢?" 蔡婆婆又说:"难怪那亡魂鸟,叫得那样惨。" 维娜问:"亡魂鸟长得什么样?" 蔡婆婆说:"亡魂鸟,谁也没见过,都是天黑了才出来叫。它是湖里淹死的人变的,是人的亡魂。老辈都说,亡魂鸟,一个鸟一个样。" 蔡婆婆说:"我家那只亡魂鸟,肯定是黑羽毛、黑爪子、黑嘴巴。他长得黑。" 蔡婆婆说:"就是从那时起,我的眼睛慢慢就看不见了。耳朵就格外好,亡魂鸟就老在我的耳边叫。我知道是他,就同他堵气,不理他。你不回来就不回来,为什么要钻到水里去呢?好死不如赖活,我偏要在世上捱阳寿。" 蔡婆婆说:"真是我活冤家,死对头。他天天夜里叫我,叫了我几十年了。每年这个时候,它就像飞到的屋顶来了。他在我耳边哭着叫着……" 有天下午,维娜呆在窗口张望田野,她想念远处正在出工的郑秋轮。知青们正把地边的堆肥挑到油菜田里去,均匀地铺好。天气奇寒,出工的人们却会大汗淋漓。等收工时,马上就凉起来。身体不好的,稍不注意,就会犯病。维娜知道郑秋轮体格很棒,仍是很担心他。 维娜听得脚步声,就知道是郭浩然来了。她马上转过身,同他打了招呼。她并不情愿同他多说话,可是她如果装着不知道他来了,他就会过来拍她的肩。她很讨厌他拍肩膀,分明隔着衣服,却总感觉他的手粘乎乎的,很不舒服。 郭浩然望着她,目光有些严肃,说:"维娜同志,我得提醒你。你不要老同郑秋轮在一起,会影响你进步的。" 维娜说:"郑秋轮怎么了?你们领导不是也让他出宣传刊吗?" 郭浩然说:"那是用其所长,也算是对他的挽救和教育。但是,今后组织上不会再让他出刊了。出刊是严肃的政治任务,让他干很不适合。" 维娜说:"郑秋轮没什么问题呀?他劳动积极,学习认真,关心同志。" 郭浩然脸一沉,说:"看来,郑秋轮的流毒不浅。组织上已经注意到了,郑秋轮影响着一批人。"郭浩然没有再多说什么,扭头走了。他转身时,军大衣的下摆摔得老高,很威风的样子。 维娜有种可怕的预感,却不敢提醒郑秋轮。那天黄昏,没有下雨,风却很大,吹得眼睛冰凉的就像浸在水里。维娜挽着郑秋轮的手臂,一声不响地走着。 郑秋轮却很兴奋,说:"维娜,我看了个地下传单,很受鼓舞。中国还是有很多爱国的热血青年,国家有希望。" 他说着,他就大声背诵起传单来。郑秋轮喜欢的书,能过目不忘。他总在维娜面前大段大段背书。见他那高兴的样子,维娜简直想哭。郑秋轮那激昂的声音,叫寒风一吹,就破碎了,变得幽咽苍凉。 维娜预感到的事情没过几天就来了。郑秋轮被禁闭起来接受审查。命运真是捉弄人,他就关在三楼,在维娜头顶上的房间。郑秋轮从来没有到过维娜办公室,并不知道自己心爱的人儿就在他楼下,离他只有三米的距离。 维娜天天侧着耳朵,注意着楼上的动静。她最担心他们拷打郑秋轮,只要听得上面有响声,她心脏就蹦得老高。那几天,郭浩然没有来过维娜办公室,他在亲自办理郑秋轮的案件,很忙的样子。 农场被一种恐怖气氛笼罩着。知青们只敢同最知心的朋友谈论郑秋轮的事情。见着维娜,他们都不提郑秋轮的名字。她的宿舍却有些反常。自从郑秋轮同她恋爱以来,女伴们好久没有议论他了,这会儿却有人提到了他。她们说得也很谨慎。只有戴倩胆子大些,说:"郑秋轮真会有事吗?唉,好好的一个人,可惜了。" 原来戴倩她们都很关心郑秋轮,怕他真的出事。维娜从文书小罗那里知道,说是在追查一份反动传单,上级公安部门都来人了。维娜吓得脸都白了。小罗一走,她关门哭了起来。 有天下午,已下班了,维娜见楼上的人没有下来,她也不走。她怕自己走了,郑秋轮有什么情况她不知道。等了好久,听到郭浩然下楼来了,正从她办公室门口走过。维娜忙拉开门,说:"郭政委,我想向你汇报一下思想。" 郭浩然皱着眉头,端着个大茶缸,手里的钥匙串儿叮当响着。他也就不忙着去开自己办公室的门,进来了。他坐下之后,脸色就平和些了。不等维娜说话,他先开口了,说:"维娜同志,我一直很关心你,你自己是知道的。我也正想找你谈谈哩。你同郑秋轮搞在一起,是没有前途的,会毁掉你的政治生命。" 维娜问:"郑秋轮有什么问题?" 郭浩然说:"他的问题大哩!这本是机密,不妨同你说说。上面已破获了一个反革命组织。这个组织流毒很广,最近有份反动传单,是这个组织的宣传提纲,流传到我们这里了。有线索说明,郑秋轮就是传单的传播者,他还很可能是这个组织漏网的骨干分子。" 维娜说:"我同郑秋轮天天都在一起,他的事情我不可能不知道。郭政委你说的事,他就从来没有向我提及。我是相信他的,也请组织上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精神,以批评教育为主,实事求是地办案。" 郭浩然却笑了起来,说:"我还从来没听你说过政策水平这么高的话。不过郑秋轮的问题,不是简单的问题,是严肃的政治问题。郑秋轮犯错误,甚至犯罪,并不是偶然的,这同他的家庭背景是分不开的。他的爸爸就是反动学术权威,曾恶毒攻击湖区消灭血吸虫的伟大成果,被劳动改造三年。后来郑秋轮还亲自为他爸爸鸣冤叫屈,到处散布谣言,说中国消灭血吸虫是弥天大谎。组织上多次对他进行过批评教育,可他屡教不改,越陷越深。最近一年多来,他公然四处串连,散布反动言论。维娜同志,我不得不提醒你,有同志反映,最近几个月,你也天天跟着郑秋轮跑啊!有人反映,你们俩还经常用洋话交谈,说的东西别人听不明白。如果说的话见得天日,为什么不说中国话?" 维娜说:"谁说不可以用英语讲话?我哪天还要学日语,学俄语,看你能把我怎么样。我和他只是很谈得来,我愿意同他在一起玩。我们去别的农场玩,也都是些相投的朋友。我们在一起谈工作,谈学习,谈革命的战斗友谊,这没有什么错啊。我们又没有违背农场纪律,也没有误过一天工。" 郭浩然冷冷一笑,说:"我们掌握的情况,没有你说的这么简单。有人见过郑秋轮手里的传单,传单是怎么来的?哪些人看过?又传到哪里去了?这些郑秋轮一个字都不肯说,想矢口否认有传单这一事。你能保证他去别的农场串联,不是从事某种活动?当然你也许会蒙在鼓里,可你要知道,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轻视我们的敌人。" 维娜吓得唇焦口燥。她说:"你这意思,郑秋轮的问题,就属于敌我矛盾了?"她不知哪来怎么那么大的胆量,语气简直是质问。 "如果他的犯罪事实成立,就是敌我矛盾。我敢百分之分保证,他最后会承认的。"郭浩然突然把话头一转,"维娜同志,我同你谈过好多次话了,要你争取进步。可你没有任何积极表现,没有向组织写申请书。革命可不是请客吃饭啊!" 维娜不敢叫郭浩然抓住了把柄,这可是严肃的问题啊,忙说:"我认真考虑过,反省过,觉得自己离党组织的要求还远得很,没有勇气向党组织提出申请。请组织上长期考察我、帮助我进步吧。" 郭浩然却说:"你不同郑秋轮断绝往来,肯定会影响你进步的。我代表组织,郑重提醒你,请你同郑秋轮中止一切交往。" 维娜问:"郭政委,这也是党章规定的吗?我认真学习过党章,见党章并没有规定共产党员,或者进步群众不可以同落后群众接触。就算郑秋轮一时落后了,我同他在一起,也可以帮助他,教育他。" 郭浩然表情严肃,说:"以牺牲一个革命青年为代价,去挽救一个滑向敌对阵营的人,是革命队伍的损失。组织上不希望你这样做。一切反革命分子,我们欢呼他们彻底烂掉,欢呼他们自取灭亡。" 维娜说:"我认为,我们还没有到给郑秋轮定性的时候。" 她的语气并不重,却很坚毅,郭浩然显然被激怒了。他望着维娜,脸上的肌肉几乎颤抖起来,看样子马上就要大发雷霆了。可是,他只是瞪了维娜一会儿,突然叹了口气。然后,他把头低下去,声音有些发颤。"维娜,你不要这样下去,请你离开郑秋轮。你……你会有很好的前途。你是我亲自提议调上来的,我……我很看重你。" 维娜顿时害怕极了。她知道郭浩然说很看重她,意思就是说他爱她。郭浩然说了这话,再也不敢抬起头来。维娜厌恶地瞟他一眼,见到的是落满炭火灰的头顶。他的头发黑而粗硬,紧巴巴贴着头皮。维娜总固执地认为,凡是这种发质的人,都是粗俗而愚蠢的。 维娜不知从哪里来了勇气,冷冷地说:"我和郑秋轮自由恋爱,谁也干涉不了。" 郭浩然突然站了起来,眼睛血红,望着维娜,轻声的,却是恶恶地说:"你别想同他搞在一起!" 郭浩然气乎乎地走了,门摔得梆梆响。 那个晚上,维娜偷偷哭了个通宵。她并不怎么担心自己,只是害怕郭浩然会因为她的缘故,对郑秋轮下手更黑。就是他俩的恋爱,也完全可以成为郑秋轮的又一条罪名。知青恋爱,要往好里说,可以说你安安心心在农村成家,是不恋城市,决心扎根农村一辈子的优秀典范。要往坏里说,说你乱搞男女关系就行了。 半夜里,维娜起床上厕所,出了宿舍,忍不住就往办公楼方向走去。黑咕咙咚的,她却不知道害怕。从宿舍去办公楼,得穿过球场、食堂、男宿舍区、干部楼。没有路灯,黑得怕人。从干部楼一转角,就望见办公楼了。三楼禁闭郑秋轮的那间房子,亮着灯光。她的眼泪哗的又流出来了。她多想上楼去看看他啊!有人通宵守着,她是上不去的。这么冷的天,郑秋轮有被子吗?他们会让他睡吗?

本文由40469太阳集团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天问,维娜与郭浩然

关键词:

上一篇:第十三章,维娜与郭浩然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