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小说

当前位置:40469太阳集团 > 文学小说 > 爱情苦枭,尔国临格

爱情苦枭,尔国临格

来源:http://www.anxietyprobLemssoLved.com 作者:40469太阳集团 时间:2019-11-25 19:25

凌渡宇驾着爬山车,在外闸前停了下来。 泊在门外一辆密封的白色大货车上,走了两名西装笔挺的壮汉下来,其中年纪较大,约在四十许间的男子,把手伸进凌渡宇降下的车窗内,和他热烈握手道:"凌先生,我是联邦调查局的曹华洛,也是金统的老朋友。"凌渡宇心中恍然,知道卓楚援已和在纽约国际刑警分部的金统打过招呼。 金统乃他生死之交,自然运用了他的影响力,关照了这件事。 曹华洛道:"今次的油站爆炸事件,由我负责主理,希望凌先生能充分与我们合作,因为凌先生亦是我们保护目标之一。"凌渡宇奇道:"你们为何耽在这里呢?" 另一人上来和凌渡宇握手,态度颇不客气道:"我是国防部的加能准将,凌先生可否怞空到我们的流动办公室说i两句话?"凌渡宇这才明白过来,知是在火藻一事上出现了僵持的情况。 由于能源火藻的秘密泄露了出来,故成为了各方争取的目标。 任何国家若能掌握火藻培植的方法,等若控制了未来的能源供应。 那可非说笑的一回事,只要看看现在的产油国如何由穷光蛋变作超级富豪,即可知掌握能源的重要性。 探索者虽讹称火藻在大海丢失了,却是没人肯相信,包括美国政府在内。 现在国防部派人来参与这件事,摆明是希望向探索者施压,迫兰芝把火藻交出来。 不欢而散时,这些人自然给赶出来了。 凌渡宇苦笑道:"若问的是有关火藻的事,请怨我不知道了。"曹华洛由于金统的关系,态度较好一点,温和地道:"凌先生是曾出海找寻火藻的其中一人,理应清楚寻得火藻的过程和位置,这些资料对我们都非常重要。"凌渡宇微笑道:"应该说对全人类都非常重要。"这时大闸开了,几名保镖模样的大汉招手着凌渡宇进去。 加能准将陰着脸道:"只须花凌先生十多分钟的时间吧!"凌渡宇叹了一口气道:"待我见过兰芝小姐后再说好吗?"发动引擎,把两人抛在后方。 凌泼宇经过有电子检查素描设备的大门,进入通往主宅的林荫大道。 虽然他知道当下趟联邦调查局或国防部找上他时,再不会像适才般的温文客气,但他却一无所惧。 权力使人腐化。 任何制度建立之初,都有着纯朴和追求某一理想的精神。 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消磨后,人性的弱点会逐渐显露出来,始创时的精神再不复存,而权力更使人趋向专横。 这似乎是任何权力中心的必然发展趋势,古今不变。 像联邦调查局和国防部这类组织,他们若要对付一个人,尽有厉害的手段,由于他们乃正式的执法者,变起脸来时甚至会比枭风那类穷凶极恶的歹徒还可怕,披着羊皮的老虎,更使人防不胜防。 对兰芝这种富豪名人,他们还不敢太明目张胆,但对他这个比较起来低调和欠缺社会地位的人,他们的顾忌将少多了。 蹄声响起。 凌渡宇注目倒后镜,忙减缓车速,让由林木间策马从后方赶上来的波多黎各美女与他奔驰得并排而行。 两人目光相触,均露出欢偷之色。 肖蛮姿向他飞了个媚眼,含笑道:"老朋友你好1"凌渡宇想起在大海上与她火辣辣的爱恋缠绵,笑道:"还算托福,我的美人鱼又怎样了,对于我们并没有被绞成难分难解的鱼饼,你感到庆幸还是惋惜呢?"肖蛮姿神色一路道:"九个人只剩下了四个人,谁都快乐不起来哩。"接着狠狠道;"我要把桌风绞成肉饼才真。" 眼前一亮,车马来到主宅前的广场处,上校、霍克深和四名大汉迎了上来。 凌渡宇推门下车,把肖蛮姿抱下马来。 这热情如火的美女,不理其他人的注视,缠上他脖子奉上热情如火的一吻。 凌渡宇和这美女分开后,与上校和霍克深这两位曾出生入死的战友,热情地拥抱,想起遇难的战友,都不胜激嘘。 上校道:"那些情报局的龟蛋没有留难你吗?"凌渡宇拉着他走远了,才笑道:"只是在我的车身处装上了追踪窃听器,但莫要动它,那是可反过来愚弄他们的宝贝。"后面追来的肖蛮姿"唉喷"笑道:"还是那大海里的死鬼。"上校和霍克深笑了笑,旋又眉头深锁。 凌渡宇道:"强生和渔夫来了没有?" 上校道:"渔夫不知到哪里去了,但安全上应没有问题,因为除强生外再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兼之他爱穿洋过海,条风又非上帝,若这么也可找到他,渔夫只好认命了。"霍克深道:"强生该可于这两天抵达,我们已派人去接应他了。"四人来到宽敞华丽的大厅,在其中一组沙发坐下来时,兰芝在两位公司要员的陪同下,到来见众人。 凌渡宇虽曾和她通过几次电话,熟悉她那低沉而略带沙哑的性感声线,但见面还是第一趟,不由狠狠打量了她几眼。 这巨富的继承人仍在对他行注目礼。 双方的眼睛同属崃起来。 兰芝除了拥有带着天然妖媚的美丽外,还有着一种出身配上学养而来的独特气质。 她由希腊裔的母亲继承了一头柔软闪亮的金发,瘦得有点像刻意节食的模特儿,锐利的眼神,笔直的鼻梁,高圆的颧骨,使人知她有着自己的见解,不容易受他人左右。 霍克深曾说,马诺奇是天生的石油家,体内血管里流的不是血,而是原油。 只不知这拥有两个博士学位的富女,血管内又是什么东西? 兰芝露出感激的表情,但仍是保持距离地和凌渡宇只是轻轻握了一下手道:"我谨代表探索者向凌先生表示最深切的谢意。"接着介绍另外两人。 一位是老臣胖子韩力。 他不但是探索者的重臣,负责公司的石油本务,还是除兰芝外拥有最多股权的股东。 探索者就是由马诺奇和他两对手创出来的天下。 另一人赫然是公司电脑部门的大主管,著名的电脑安全专家历山博士。 历山是美籍的德国人,只有四士来岁,骨格粗大,架着粗黑框的眼镜,唇上留着浓黑的胡子,鼻子夸张的在脸上挺耸起来,目如鹰荤,额头饱满,表情严肃,予人傲慢自负的第一印象。 他以带着浓重德国口音的英语,刚握手招呼过后,开门见山道:"凌先生向我们提出警告,说枭风正进行针对我们电脑网络的陰谋,不知消息从何而来呢?"不知因凌渡宇是外行人,还是种族的问题,众人都觉得历山对凌渡宇并不友善。 举凡专家,最忌的就是外行人对他们专业权威的挑战。 但他却不知凌渡宇非是他所想象破的外行人。 凌渡宇很想说那是"救世主"对他说的,但问题是连自己都感到荒谬,更不愿大费唇舌去解释,婉转地道:"博士听过一个叫野镖飞的日本人没有?"历山冷然道:"他是谁?" 这时气氛有点僵硬,经验老到的韩力道:"来!我们坐下再说。"各人纷纷坐下,肖蛮姿当然亲热地挽着凌渡宇。 当众人眼光都集中到凌渡宇身上时,后者胡诌道:"消富来自国际刑警内一位好朋友,他指出枭风正致力把他的犯罪集团高科技化,野雄飞则是他手下里最超卓的电脑专家,若给他侵进任何网络去,说不走可更改纪录,例如账目、报告、犯罪、教育,甚至军事纪录。 若是更改或添加政府的公民档案,就可随意窜改身份了,甚至包括遗传因子的特征。"历山傲然道:"凌先生有这种恐惧,只是出于对电脑保安的不理解,现在反入侵的研究已有了长足的发展,可保证网络能在不受干挠的情况下运作。像我们探索者的网络系统,除了有反病毒的常驻保护程式外,还采用了分隔、独立和备份的安全措施,那就像重门深锁的城堡,除了外面的护城河,还有不能破人的城门和核心处独立的内堡,至于地窖的储物室。我已向兰芝小姐保证了我们的网络不会出事。"韩力道;"凌先生当然是一香好意,历山博士闻报后,特别加强了这方面的保安,应该没有问题的了。"凌渡宇忍不住道:"历山博士能否防止'救世主'的入侵呢?"听到这现时家传户晓的电子超人,众人无不动容。 历山带点不屑地道:"这是典型现代人的群众行为,虚拟出一个并不存在的人物,然后由好事之徒不断通过种种方法去添加他的神秘性和存在的虚构事实,我有很多同行都确信其事,可是却从未有一个人曾和他通过任何消息。"说到这里,历山激动起来,道:"例如有人言之凿凿说曾和他直接对话,但经调查后他的电脑根本缺乏那种设施。要做到这点,除了音响卡、米高峰、解调器和一个国际网络的户口外,还须对话的双方均拥有相同或相容的特别软件,这些人连那种软件都未听过,又没有插上米高峰,便说喇叭传出'救世主'的说话,而他只是对着电脑叫嚷那'救世主'便可听到,内行人听来当知是一派胡言了。"韩力也道:"历山你定要见见我的小儿子,他整天都沉迷着去呼唤那'救世主',查阅所谓'救世主'在电子留言板上的消息,我也拿他没法。"凌渡宇心中暗叹,但却知无谓在"救世主"的存在与否一事上与他纠缠不清,若告诉他自己曾和"救世主"交谈,只会惹来嘲弄,转向兰芝道:"马诺奇小姐,现在人人都想得到火藻,我想知道你的立场。"兰芝叹了一口气道:"我的父亲虽以石油起家,但对石油却是又爱又恨,没有它,人类的文明立即崩溃,但又是它使生态大灾难日渐迫近。燃耗石油所产生的气体,使得全球气温改变,环境失调下气候异常,旱涝交煎。他虽然捐出了巨额的金钱,予各地的研究所谋求解决的方法,可是时至今日,只取得令人沮丧的进度。若让它落到政府手内,决定它命运的将不会是有理想的科研者,而是那终日只懂坐在办公室内,看看如何去争取多点利益和权力的政客。说到底,除了绝无仅有的人外,政客们谁不是为不同的权力架构和利益集团服务,像火藻这种无论在经济上又或政治上都极端敏感的东西,最后可能会落得无疾而终。所以我怎也不会把火藻交出来的。要取吗?正式向法庭申请好了。"胖子韩力唱然道:"现在我们反不那么担心枭风,据消息说,以太阳神为首的几间大公司,正策动一批政客,去煽动国会通过一个'新石油法案',内容如何虽仍未知道,但以西霸的作风,只要这法案成立,我们探索者可能再没有立足之所了。"自小伙子起便追随马诺奇的霍克深满怀感触地道:"最韧这一行完全处于无政府状态,都是官商勾结,大鱼吃小鱼,小户头被暴徒恐吓毒打,想不到这情况至今不变,只是换了另一种更兵不血刃的方式。"凌渡宇仍不太清楚探索者目前的处境,问道:"这些油站爆炸事件,会对你们造成怎样的影响呢?"韩力忿然道:"这等若一个莫要再买探索者任何产品的警告,暂时仍未出现问题的原因,皆在经销商均和我们签了合同,可是若情况继续恶化,例如再来几次爆炸,他们或会改售其他公司的产品,那我们就要完蛋了。"上校道:"为枭风负责这卑鄙行动的,应是某一个受他雇佣,拥有大批爆破专家的犯罪集团,这可从相同的手法看出来。但纵使是黑帮,也没有多少人肯做这种事,只要我们能找出是谁干的,便可教他们后悔。"霍克深道:"会否是枭风自己派人干的。" 上校显已作过调查,摇头道:"一来他在美国根基不深,二来他绝不会蠢得直接牵涉在这类令人深恶痛绝的恐怖活动内,那不像枭风一向的作风。所以定是雇佣些急需钱银而又有那种技术的恐怖集团干的。"转向凌渡宇道:"老弟!我们现在应怎办呢?若我猜得不错,风声过后,他们将会发动再一次的恐怖行动,我们必须在那发生之前,制止他们。"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凌渡宇身上,只有那电脑安全专家历山博士带着点不屑的态度,显是不明白他们为何要看重这个年轻的中国人。 凌渡宇点头道:"让我们先解决了这燃眉之急,才再向枭风讨回血债,那时只要让我找到枭风的藏身处,就算他躲在地底的狗洞里,也要他杀人填命。"顿了顿搓手道:"电脑在哪里?我要先上网过过瘾。"众人登时哗然。

在杜南奇律师和尤奥卡议员的陪同下,凌渡宇离开了被拘禁的国防部建筑物。 掉凌渡宇在探索者大厦附近的街头被押走时,上校的手下都看在眼内。 兰芝惊悉此事,立即运用影响力,展开对他的营救。 首先就是通知父亲的两个好友,杜南奇和尤奥卡。 此两人是法律界和政坛上德高望重的人,一向都支持探索者。 尤奥卡以众议员的身分,亲自打电话给总统,向国防部施压力,而杜南奇则循法律途径,直接向联邦政府要人。 兰芝表现出女强人的本色,透过与亡父和探索者有关系的传媒,索性把事情闹大,针对国防部滥权的问题,使联邦调查局亦陷于非常尴尬的处境。 金统乃交游广阔、朋友满天下的人,知道好友出事,巧妙运用影响力,加强对国防部的压力。 所以纵使加能千万个不情愿,可是当他发觉唯一可入凌渡宇以罪的证据已在电脑内神秘失踪时,便知大事不好,魂飞魄散下,只好乖乖放人,那时杜南奇律师和尤奥卡众议员已亲自在那里等了两个小时。 杜南奇当面向加能表示了当事人保留追究人权被侵犯的权利后,才陪着凌渡宇离去。 凌渡宇谢过两人,坐进了兰芝正在等候他的房车内。 车子开出,目的地是兰芝在郊区的豪宅。 肖蛮姿扑入他怀里,骂了加能一串可令任何男人侧目的粗话。 兰芝忿然道:"他们凭什么这样做?太过分了。"凌渡宇油然笑道:"他们的确过分,但手上却非没有筹码,只是给'救世主'破坏了,加能今趟若不丢官,算他好运。"接着把事情说了出来。 兰芝既叫好险,又是怒不可遏,翎着俏脸道:"这算什么?竟敢偷拍我们,此事我必不肯罢休,当我们是罪犯吗?那侵犯到私隐权!"凌渡宇冷静地分析道:"听加能的口气,事情并不简单,在后面支持此事的人,说不定去到国防部长甚或总统的级数,以后应该还有风风雨雨,我们须加倍小心。"兰芝想起这火藻之事,仍只是个开始,默然下来! 凌渡宇爱怜地抚弄着肖蛮姿柔软好云的秀发,轻松地道:"炸弹凶徒的问题,算是暂时解决了。"肖蛮姿由他怀里坐了起来,大喜道:"什么?"兰芝亦不能相信地呆望着他。 凌渡宇道:"到了!在餐桌再说吧!" 上校、强生、霍克深都在宅内恭候凌渡宇的大驾。 众人喜气洋洋,共进晚膳。 当他们听到凌沈两人在船厂内发现了一艘潜水艇,都为之骇然,又听到凶徒全体藏在潜艇内,硬给他们炸翻了潜艇,更是笑弯了腰。 强生这阔别多时的战友,唏欷无限地道:"假若今晚莫歌和船长他们能和我们共聚一堂,该是多么圆满美好。"想起惨被杀害的战友,连本是笑得最厉害的肖蛮姿也失去了笑容。 兰芝问起了沈翎。 凌渡宇道:"这是我们一向的战略,永远一明一暗的配合着,绝不教人有一举击破的机会。"上校咬牙切齿道:"解决了那班俄国悍匪后,该轮到枭风了。"强生冷然道:"我要亲自把一颗炸弹塞进他的口里。"凌渡宇平静地道:"此事切勿轻举妄动,枭风本身固是财雄势大,与各地黑帮又有联系,但最令人头痛的还是背后的支持者,那包括了一些火藻有直接利益冲突的国家和跨国企业。所以我们除非不动手,一动手须像打蛇般捏着他的要害。这事已由我们组织的另一要员负责,她定有方法取得最迫切需要的情报。"霍克深举杯道:"来!我们为枭风的未日喝一杯!"众人举杯痛饮。 餐后兰芝到了楼上处理公司的事务,剩下了这几个曾共历患难,现在又再次并肩作战的好友聚在厅内闲聊。 凌渡宇告了个罪,避往偏厅与金统通电话。 金统哈哈大笑道:"小凌你真行,照我的内部消息,加能这个代罪羔羊的官是丢定了的。国防部现在暂应不敢明目张胆插手此事。曹华洛告诉我,火藻变成非常敏感的政治事件,没有人敢轻举妄动,你可放心在电话里畅所欲言,保证无人窃听。"凌渡宇道:"还是小心点好,你知否有关潜艇的事?明早我到你处再详谈吧!我尚要借助你的力量。"约好了时间后,凌渡宇道:"楚媛是否知道我被扣的事?"金统道:"我怕她担心,尚未通知她,你自己告诉她好了。"挂断了线,凌渡宇拨了卓楚媛的电话。 那端传来是卓楚媛悦耳的声音道:"谁?" 凌渡宇笑道:"是个挂念着你的人。" 卓楚媛大嗔道:"哼!原来是你这个没良心的人,人家又不知怎样找你,难道打电话给马诺奇小姐,问道:'喂,你的新男友在你旁边吗?我是他的旧女友!'"凌渡宇哑然失笑道:"卓小姐呷错醋了,马诺奇小姐和我没有半点男女私情,此事天地皆可作见证,这几天我挽救了一次电脑大危机、炸了一艘潜水艇,又给国防部拘押起来,刚刚才脱险,不信可垂询我的监护人金统。"卓楚媛有点无精打采地道:"不要夸大其词好好吗?事实上这一轮我忙得差点没了命儿,心疲力累,哪还有时间去想在身边或不在身边的人呢?"凌渡宇一呆道:"听来你真的另外有了要好的男友。"卓楚媛淡淡道:"人总是会感到寂寞的,是吗?我不是怨你,就算你在我身旁,在某些时刻仍可以有寂寞的感觉。生命从来就不是完美的。唉!我的口气愈来愈像'救世主'了。"凌渡宇默然片晌,缓缓道:"你仍在忙他的事吗?"卓楚媛道:"我对'救世主'愈来愈有恐惧感,他的影响现在已不止局限在网络里,那些书商把留在网络的电子邮件,辑成语录,每一本高踞各地畅销书的榜首,迷倒了千万计的人,也迷倒了我。若他要竞选总统,保证绝无对手。他是否真的'救世主'呢?现在这变成了一个严肃的宗教问题。"凌渡宇道:"他谈的是什么呢?" 卓楚媛有气无力地道:"宗教、政治、科学、生死、宇宙、终始、环保、道德……我从未想过有人可以拥有这么既精且博,又能发前人所未发的识见和智慧。"凌渡宇担心地道:"楚媛你是否生病了。" 卓楚媛幽幽道:"哪有空闲生病,只是觉得很累,也很害怕。"凌渡宇愕然道:"害怕什么?'救世主'到现在仍未做过任何坏事,至少对我来说还是个好帮手,不!应该说是'救世主'。"卓楚媛讶道:"他还有与你交谈吗?" 凌渡宇当下把所发生的事和盘托上。 卓楚媛沉吟片晌后,大奇道:"为何他对你特别垂青呢?难道爱上了你吗?"凌渡宇求道:"请勿这么说,这对我和他再交谈时的心理会有很大的影响?"卓楚媛哂道:"他是男是女,有谁弄得清楚?以他的神通广大,要变什么声音出来,均是轻而易举的事。让我告诉你一件使他声名更盛的事,那涉及一宗冤枉无辜的政治黑狱,他把所有证据在网络上抖了出来,累得某国政府几名部长因而辞职,首长则须公开向国民致歉,你说这样像正义之神化身的人,对群众的魅力有多大?可是我总感到他是别有用心。"凌渡宇道:"可惜他只肯与我单独交谈,否则真希望你能直接问他。"卓楚媛回复了点生气,道:"有什么分别呢?由我起草题目,交给你问他好了。"凌渡宇提醒道:"千万不要用电脑来写。" 卓楚媛笑道:"差点忘了,唔!我看看能否怞身到你那里去,是公事嘛!"凌渡宇喜道:"终听到你的笑声。" 卓楚媛嗔道:"你这人哩!不和你说了,我有很多事要办,卡林栋的失踪现在归由我处理。拜拜!"凌渡宇放下电话,朝偏厅的入口望去,肖蛮姿正倚在门处,笑着道:"和女友通电话吗?"凌渡宇无奈耸肩,来了个默认。 肖蛮姿笑骂道:"你这死鬼。" 接着眼中射出回忆的神情,向往地道:"我们那段在大海的日子多么美丽!就像活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天地里,关心的只是天气和海洋的变化,什么事都抛开了,那是我一生人里最美丽的回忆。记得我穿上三点泳衣时,你们这班色鬼,人人都狠狠盯着我的色迷样吗?"凌渡宇心中一热,站起来,过去把她拥入怀里,柔声道:"你现在仍是人人瞩目的美人儿。"肖蛮姿指尖在他胸口比画着,有点苦涩地轻轻道:"不若今晚我们就当是在那舱房里,除了你和我外,另外只有天和大海,好吗?"凌渡宇起床时,肖蛮姿仍酣睡未醒,脸上带着满足的笑意,沉醉在昨夜未完的甜梦里,只不知梦境发生的地方,仍是否那令她念念不忘的旅程。 凌渡宇想起金统的约会,梳洗后换上轻便的衣服,外披一件皮褛,轻轻松松来到静悄无人的大厅。 兰芝一个人坐在外面与大厅相连的阳台上,吃着早点,默然沉思,神色惘然。 在这一刻,凌渡宇深切感受到这位被《财富》杂志排名全球一百位富人榜内的天之骄女,心境实是非常空虚和孤独。 凌渡宇走了出去,在她对面坐下,唤了早晨后,道:"不怕冷吗?"这时管家来到凌渡宇旁,问了他要的早餐,退入屋内去。 兰芝凝望山下雪白的世界,轻柔地道:"我还以为你像他们三个般喝得酩酊大醉,唔!你是个很有节制的人。"打量了他两眼后,道:"有约会吗?车房有几辆车子,随便用吧?若想省神,可拨个司机给你。"凌渡宇微笑道:"不想送我一程吗?" 兰芝忽地垂下头去,低声道:"我有点怕你。"凌渡宇愕然道:"怕我?" 兰芝点了点头,才仰起俏脸横了他一眼道:"你是那种天生能使女人倾心的男人,不止因为你长得既好看又有本事,而是你有种正义的气质,噢!我不懂说了。"凌渡宇哑然失笑道:"原来你是怕爱上了我,至于我是否正义的人,自己都弄不清楚,只知应该做的事就去做。问题在后枭是正面还是负面,则只有天才晓得了。"兰芝咀嚼着他的说话,霞生玉颊道:"一个女人,可不可以同时爱上几个男人呢?"这时下女端上早餐,两人停止了说话。 下女走后,凌渡宇呷了两口中国茶,油然道:"男女爱情是一种虚无飘渺,难以捉摸的东西。而且往往牵涉到其他的问题;或者可说在某种条件下,加上天然的吸引,因而产生出来的一挚需要和感觉。当你把感情和灵魂都投射在单一的对象时,自会产生非君不嫁,山盟海誓的感觉。你这么说,可能仍未遇上过这样的一个人。不过让我先警告你,那查实只是一种主观的感觉,时间可以令任何事物变质的,那时就只有靠深厚的感情和生活来维持了。"兰芝道:"你似乎不大相信爱情的存在。" 凌渡宇想起了梦湖和晴子,心中宛若被刀割了一记,苦笑道:"我曾经受过严重的创伤,但那又怎么样呢?在生的人总是要坚强地活下去,经历多了,甚或会害怕爱情那种痛苦欢乐难分的时候?并不真懂得爱,却都是伤害别人的专家。"兰芝呆看了他一会后,柔声道:"知道吗?你现在的眼神忧郁得使人心颤。"凌渡宇涌起神伤魂断的感觉,晴子教晓了他爱的真谛,那是无须肉欲便可达致的境界。只有心灵的融合,才能真正驱走私欲和孤独。 否则人只是一个孤独隔离的个体。 爱情在某一刹那忽然燃点起来,可是由于人性的本质,在一段时间后,爱火会逐渐黯淡,甚至云散烟消。 人们因想克服孤独而聚集起来,最后仍将是失多于得。 像他和卓楚媛,虽曾炽烈地爱恋过,可是由于环境的问题,又或自己不能长伴她旁,现在终生出了变化。 自晴子之后,他不自觉地去寻觅爱情的刺激和代替品,每次他都很投入,带来了很多既伤感又美丽的回忆。 往事一幕一幕涌上心田。 蓦地兰芝温暖的玉手按到他手背上,怜惜地抚摸着。 凌渡宇从回忆里惊醒过来,朝她望去,后者歉然道:"对不起!我惹起你的心事了。"一声干咳传来,吓得兰芝忙把手缩回去。 肖蛮姿若无其事在凌渡宇旁坐下,俏皮地道:"是否在讲我的坏话?"凑过来亲热地吻了凌渡宇的脸颊。 凌渡宇站起来道:"若没有什么事,正午我来找你们吃午饭吧!"

本文由40469太阳集团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爱情苦枭,尔国临格

关键词:

上一篇:第三十四章

下一篇:尔国临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