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小说

当前位置:40469太阳集团 > 文学小说 > 风不飘摇,他们的爱

风不飘摇,他们的爱

来源:http://www.anxietyprobLemssoLved.com 作者:40469太阳集团 时间:2019-09-23 21:01

风褚宁把雷已夕送到家后才发现她的醉酒并不寻常,她的样子越来越奇怪,就像没有知觉,神游太虚,久久不能恢复。 第二天,焦急的廖绸珍请来了Dr.Alex,诊断结果令所有人如坠冰窖——雷已夕吸毒了。 她吸毒的时间并不长,只有三个月,但这短短的90个日夜,已经足以摧毁她的一生。 一向优雅的廖绸珍也无法优雅了,她抓着雷已夕哭着问为什么,雷已夕面无表情,任由她反复摇晃。 为什么? 叶飘很清楚,三个月前,雷已夕一字一句的对她说绝不原谅,没想到,她连自己也没有原谅。 休学,戒毒,疗养,这些冷漠的字眼和花一般的雷已夕连一起念时是那么的让人唏嘘,但也无法改变重来了。唯一让人感到欣慰的是,雷已夕开口提的第一个要求竟然是想见见Gerry.男孩丝毫没因为她的遭遇而离弃,相反的,他为能陪伴在雷已夕身边而自豪,并且真心实意的坚持每天为她祈祷。就算雷已夕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个魔鬼,但在Gerry心里,她永远是独一无二的有着洁白双翼的大天使。 后来Gerry对风褚宁说,雷已夕见他的第一句话是,你怎么不带那个黑色的眼镜了,很好看的,我喜欢。因此Gerry笃定,其实雷已夕在他的眼镜和衬衫之外,是看见了他的,而他,深感幸福。 雷已夕可能从很小的时候就预计到结果了,只不过那时她暗自接受的风褚宁身边的人是雷楚云,并非叶飘。也正是因为这个偏差,才使她的结尾附带上了可怕的海洛因。 而叶飘的心,却被彻彻底底的四分五裂了。她没有去探望雷已夕,她害怕看到那张娇蛮的脸,她没办法面对那张脸庞的任何表情,无论鲜艳,还是苍白。 他们的家人,雷楚云,雷已夕,雷已庭,Gerry,棉棉,班长……她和风褚宁的爱情承载了太多人命运的悲喜,已经超出了爱情范畴的极限。 因此,叶飘突然意识到,该好好享受一下爱情了,好好的。 风褚宁拿着叶飘写给他的纸条,微笑的走到坐在秋千上的叶飘身旁。虽然他已经看到了叶飘,但是他还是依照约定先展开了纸条。那上面的颜体字很漂亮:“都看到我了,真是的……快点过来吧!” “是我!”叶飘回头抢着说,“你没认错!” “不会认错,闭上眼我也能认出你。”风褚宁说。 “认错过一次。”叶飘低下头,风褚宁可能不记得了,他们在Belle花园的第一次会面,他就把她认作雷楚云了。然后引起了她的心伤,然后引来了他的安慰,然后就在彼此手心写了字,然后她就爱上他了…… 再不会认错,其实是由当初的认错才肯定的。 不止是心,眼睛也一样会骗人。 “你啊,想了太多我想不到的。”风褚宁坐在叶飘旁边的秋千上,“别总这个样子,女孩子不应该这么坚强。” 两个秋千高低交错,没有一同起落。 仍然是同一个人,但是叶飘却有了些不同的感觉。她渐渐发现,曾经那个让所有人信赖的,大声说问心无愧的风褚宁好像又回来了。的确,虽然雷已夕的堕落让人悲伤,但是在这件事的整个过程中,风褚宁好像重新掌握了自己生活的脉搏。 叶飘很欣喜,她不愿意让风褚宁因为她而失掉信条,即使这对她自己来说意味深远。 “如果不坚强怎么办呢?”叶飘看着天空说,“我想至少以后有个故事讲,可以骄傲的对别人说,我曾经很爱很爱一个人,andhehadbeenhereyet。” “不过,我还是希望这段时间能长点,至少要两个人旅行一次。这样,老了的时候我就可以向孩子们炫耀,我以前和一个很棒的男孩来过这里,景色美极了。” 叶飘转过头,灿烂的笑着,那样的笑容让风褚宁目眩神迷又悲痛万份,他紧紧抓住了她的手,认真的说:“叶飘,我从没后悔过。” 叶飘闭上了眼睛,到了现在,风褚宁的不后悔,已经让她心满意足。 回家的路上,两个人第一次像情侣一样在多伦多的街头牵起了手。那一刻,叶飘还幻想着,如果能一直这么走下去该多好。可是,当他们到达叶飘家的时候,当蒋淑惠那撕心裂肺的呼喊从房子里飘荡出来的时候,叶飘知道,对于平静的幻想是不可能了。无论是继续还是结束,都不可能了。 蒋淑惠的声音就像沁了血,让叶飘和风褚宁的生活同时变形。 “叶启温,我不会成全你和廖绸珍,永远不会!”

叶飘和风褚宁的爱情就这么慢慢被大家发觉了。 在加拿大,本来这种事情是不会被干涉的。但是因为在此桩爱情之中牵扯了太多的因果,所以他们面临了不曾有过的压力。 第一个站出来的是风明仕。他无法理解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甚至对于叶飘,他都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他也不想有什么印象,在他脑海里,叶飘总之是比不过雷楚云的。儿子的选择让他恼怒,让他在雷奉先面前丢了脸。但是,他也只能冷淡客气的说:“我希望你能好好想一想,如果我没记错,你应该答应了楚云些什么。” 雷家人不好说什么,而雷家的代表出人意料的竟然由雷已夕来担当,她的反对方式也很古怪,不理叶飘,不理雷楚云,甚至连风褚宁也不理了。她每天出没于各个酒馆舞厅,用荒诞的生活与爱情大唱反调。 叶启温一向游离在儿女间的感情之外,蒋淑惠也是很久之后才后知后觉。她没给叶飘解释的余地,也没给叶启温发表意见的余地。她的反对斩钉截铁,甚至有些歇斯底里:“叶飘,别人我管不着,你,绝对不许和姓雷的姓风的有半点瓜葛!” 雷已庭自然是不会同情他们的,他总是在叶飘心烦意乱的时候,诡秘的出现在她身边,幸灾乐祸的说:“放弃吧,你们不该在一起。” 而其他的朋友,连好脾气的Gerry都算在内,也纷纷有些抱怨和不满。 总之,他们的爱,没人欣赏,更别提祝福。 这样旗帜鲜明的反对,有多半是来自对雷楚云的怜惜。因为雷楚云太平静了,她的态度仿佛这激烈的情变是昨日放映的电影,而并非她本人亲历。十几年来情感的幻灭就由这个瘦弱纤细的美貌女子独自消化了,甚至和风褚宁都没有来一次面对面的交谈,也没有机会互道珍重。 唯一能透露她的悲怨的,大概就是她的钢琴。那段日子,她练习得格外刻苦,只是无论弹什么曲子,都蕴含了一种极深的哀伤,随着音符铭心刻骨的敲入了每个听者的心里。而这些人中最被震痛的,就是每天仍然会不自觉的走到雷家琴室后墙的风褚宁。他总是静静的听完全部,让自己心中的疼痛与熟悉又陌生的琴声一起尽情到达极致。然后在最后空荡的回音中过滤了时间和爱情,忘记自己,也忘记叶飘。那个时候,在短暂的一刻里,在眼泪流下的瞬间,不知为什么,他竟然感觉是幸福的。 叶飘竭尽全力的给自己鼓劲,她每天起床都要像催眠一样对着镜子发呆,然后心中默念:一切会过去的,会好的,会和他走到底的。 如果不这么做,她几乎没有和风褚宁牵手的勇气。 其实她不害怕人们的轻视和反对,尽管连母亲都不给她一丝一毫的支持,她也并不害怕。因为有风褚宁在身边,那些都不是问题。她害怕的是,自己会主动放弃,放弃风褚宁,放弃这段被唾弃的爱情。 当她看到风褚宁强自坚持的笑脸的时候,当她被风褚宁紧紧抱在怀里的时候,当她凝视风褚宁充满心事的背影的时候,她总会迷惑,这个人还是那个不求成功只求坦荡的男孩吗?还是那个笑容干净问心无愧的男孩吗?他苦苦追寻的无怨无悔的人生还存在吗?她千呼万唤的爱情还是原来的样子吗? 不,不是了,不在了。 他被改变了,是叶飘自己亲手把他改变的,把他身上那些叶飘曾经从骨子里膜拜的金子一样的光辉,一点点的掩埋了。 爱情开到荼靡,荼毒了他,也荼毒了她。 如果说他们两个人一直以来都是在感受爱情,那么从并肩站在世人面前开始,他们真正的思考了爱情。而深思熟虑以后,随着后来发生的一件件不可预料的事情一起,他们不约而同的给了爱情统一的诠释。尽管这个诠释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但多年之后,无论叶飘还是风褚宁,都没有后悔过。

本文由40469太阳集团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风不飘摇,他们的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