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小说

当前位置:40469太阳集团 > 文学小说 > 云不飘摇,第三十一章

云不飘摇,第三十一章

来源:http://www.anxietyprobLemssoLved.com 作者:40469太阳集团 时间:2019-09-23 21:02

风褚宁比叶飘晚了三天到大连。 他们的约会正巧赶上五一的长假,大连人很多,下飞机的那一刻,风褚宁看到了无数和自己一样黄皮肤黑头发的人,一张张相似的面孔从他身边匆匆走过,每一双低垂的眼睛都是漠然的,他们绕开他,然后东南西北四散而去。走在他们中间,他有些迷茫了。 风褚宁突然觉得,今天以后,他可能再也找不到叶飘了。 这样的感觉让他恐慌,他打了车,不停地叫司机快一些再快一些,一直到那个旅店的房间门口,他都是忐忑不安的,而当叶飘打开门,他再次看见她的时候,他才放下了心。 她还好,还在这里。 叶飘的房间里有很多食物的包装袋,乱七八糟的堆在床上,风褚宁默默的帮她拾捡起来。 “都是这些天吃的,我怕万一出去吃饭的时候,你刚好来了,那我们就会像电视里那样,一个左边一个右边的错过了。”叶飘怔怔的望着他说,“可是你比我预计的还晚,今天早上就没的吃了,我很饿,可又不敢出去……就这么耗到中午,我最后还是决定去吃饭了,因为我突然想通,即使你来了,到最后我们还不是一样要各奔东西?” 风褚宁仍然沉默不言,可他的手指却微微颤抖起来。 “结果你猜怎么样?我下楼时才猛地想起来,这家旅店里有餐厅,我是可以点餐到房间的!哈哈,你说我傻不傻,非到把自己逼得无路可走,才开窍……” 风褚宁把垃圾扔到了一边,他一把拉起叶飘说:“走,我带你去吃饭。” “我不去。”叶飘推开他说,“我已经不饿了,为什么每次都是我吃饱以后,你才要带我去吃饭呢?” 风褚宁颓然坐在床边,他现在还能为她做些什么呢? “叶飘,对不起。”他轻轻地说。 “风褚宁,对不起。”叶飘也轻轻地说。 风褚宁哀伤的看着她,她却看向了窗外:“你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知道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吗?就是那天晚上,在这个房间的时候。那天我把你留了下来,却突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我好像一直在疯狂的证明我们是相爱的,可是证明之后,我却忘了爱的命题。人生那么长,十年,二十年,几十年……相爱大概只是其中的一个步骤吧!而相爱应该怎么样呢?应该结成夫妇然后守护着彼此,过完一辈子。而我,竟然都没想过和你过一辈子!因为我亲耳听见,亲眼看见,你说你会负责任的喜欢雷楚云,你爱她爱到会和她过一辈子。那么,我又是为了什么爱呢?是不是在爱你之前,我也应该想想,能不能负责任的爱下去,可以到过一辈子的地步?我没有,所以,我被惩罚了。这样的结果就是现在的我们——不是我厌烦了你,也不是你厌烦了我,只是我们对爱都无能为力了,真的没有力气了,一点都没有剩下……我很奇怪,虽然我爱得很辛苦,但是,这样的辛苦,让我感到了幸福。” “如果没有我,你的人生是不是就没有遗憾了?所以也同样要惩罚你,因为你只做了一件坏事,你爱上我了,却没要我。” 风褚宁闭上了眼睛,他不敢看这个女孩子了,他拼命抑止自己心中的痛苦,让它慢慢的晕开。所有的成长都要付出代价,他甚至可以听见身体中骨肉分离的声音,可是即便这样,他也必须承担,如果可以,他希望能把叶飘的那一份一同承担下来。 就像叶飘说的,他的生命里有遗憾,那个缺口已经无法填补,而他也不想填补。他终于明白他下飞机的时候为什么会那么紧张了,他其实是害怕叶飘会遗失在自己心里,慢慢的再也找不到。他绝对不要这样,他要在离开她之后,也默记于心,无论什么时候——变老也好,死掉也好——都可以微笑的告诉自己: 她还好,会永远在这里。 后来叶飘又喝了不少酒,趁着酒醉,她开始解风褚宁的衬衫,她喃喃的说,如果上次在大连他们发生点什么,也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风褚宁悲伤的看着她的挣扎,而并没有推开她,他知道,他们是什么也做不了的,最开始是,最后也一定是。 叶飘慢慢的泄了气,她松开手,一步步的退到床边,直挺着倒了下去。那张没派上用场的双人床垫微微减缓了一点她倒下的疼痛,却没能减缓她与风褚宁的分离。 叶飘笑了笑,一切都结束了,因为……又差了那么一点点。 风褚宁的衬衫上有一颗扣子,比其他的大了一点,缝得格外结实,叶飘怎么也解不开……

而后的每一天,叶飘都没再和风褚宁分开。 平时风褚宁忙工作的时候,叶飘就忙自己老友的聚会。而他余下的时间,就全部和她一起度过,一分一秒都没有浪费。 叶飘省了谈判方很多功夫,她大包大揽的安排了风褚宁所有的行程。故宫,长城,颐和园,北海……凡是她能记起来的地方,他们几乎都逛过了。 叶飘有种很强烈的愿望,她想让风褚宁延着她成长的足印走一遍,这样就好像叶飘生活的所有时刻,都有风褚宁的存在似的。当时她并没发现,这种空洞近乎幼稚的行为,其实更像是一种凭吊。也或许她发现了,只是已经在心里偷偷的做了默认。 在所有景观中,天安门对他们来说有点特别的意义,因为正是在描绘它的时候,才节外生枝的牵扯出了因缘。所以来到这里,叶飘的心情是很不一样的。 “你看看!多大气!”叶飘望着广场说,“就凭这个,多伦多也比不了北京!” “是啊,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广场,对吧?”风褚宁拉着叶飘极目远眺。 “咦?你怎么知道?”叶飘疑惑地问,她记得第一次和风褚宁讨论起北京的时候,他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好歹我也是华裔,也念了不少书啊!” “你早就知道吧?刚见面那会就知道吧!”叶飘突然恍然大悟,连颜体书法都知道的人,怎么会不知道天安门呢! 风褚宁笑了笑没有答她。 “当初为什么瞒着我?”叶飘盯着他说。 “你那会那么想家,不痛快说一说,还不憋出了病?”风褚宁淡淡地说。 叶飘没再说话,她拉过风褚宁轻轻地吻了上去。她可能太主动了,失了应有的矜持和风度,但是她不在乎,为了这样的男子,做什么她都觉得都值得。 风褚宁没有一丝的躲闪,好像生怕人看得不够,知得不多,在万千人的广场上,他紧紧抱着叶飘,一刻都没松开。 后来,叶飘曾无数次的回想其中的甜美,而那段日子就像不存在的似的,让她觉得那么虚无。可能因为当时太幸福又太放纵,而之后又太悲伤太惨烈,所以发生的一切都变得不真实了。是不是真的拉紧了双手?是不是真的接了吻?是不是真的去了大连?她自己有时候都会犹豫。 他们虽然竭力的去美满,却忽略了曾经和未来,毕竟他们能把握和面对的只有现在而已,所以,这段幸福就沉浮在了苍茫岁月中的一角,沉浮在了不知名的或许存在又或许没有的时间中,沉浮在了此刻还未及知觉的两人心里,独自盛开,又独自凋零。 风褚宁的最后一站是在大连,叶飘自然毫不犹豫的跟了去。 叶飘好像格外地兴奋,在飞机上又说又笑的,风褚宁附和她的兴致,也侃侃而谈。整整一路,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是初次旅行的情侣,好在两人的模样喜人,倒也没招来什么反感,只是空姐暧昧的笑容,让他们有些不好意思。 晚上到达大连,叶飘执意自己找了间不大却很有风味的旅店。登记入住的时候,服务员自作主张的给他们开了一间房,叶飘抢在风褚宁之前,通红着脸接过了面无表情的服务员递来钥匙。 这个房间还算整洁,装饰也不算粗糙,窗外的景色很好,能望见海,只是那张双人床,未免有些露骨。 突然走到这一步,两个人有些着慌,本来是叶飘的主意,可她却四处乱瞟着,手足无措。 沉默了一会,风褚宁站了起来,说:“我去再开一个房间吧。” “先等会!”叶飘一把抓住他,她勉强笑了笑说:“我饿了,去吃点东西吧……” 两个人很畅快的吃了一顿,叶飘要了很多酒,风褚宁开始时还劝,后来却不自觉的陪她喝了更多。嬉笑怒骂之间,他们就都完成了心照不宣的酒醉。叶飘是故意的,风褚宁也是,他们明白,这样的夜晚,不管发生什么,都需要更多的勇气,而这勇气光来自他们自身是远远不够的。 “其实你早就喜欢我了对不对?”叶飘躺在床上笑着说,“……还不承认!” “怎么承认?”风褚宁支着头说,大概是因为吹了风,头很疼,到现在,只有这个疼痛,才让他稍微有些清醒的知觉。 “像我一样说出来啊!”叶飘翻了个身,“不许假装,就大方的说!诺,叶飘,我爱你!快说!” “叶飘……”风褚宁一把抱起她,他仅余的一点知觉,也随着叶飘妩媚的笑脸而渐渐丧失了,他把自己的脸埋在她的长发中,缓缓地,清晰的说,“我爱你!” 叶飘有些惊讶于他的坦白,这么坦白的话让她的心从酒精中苏醒了过来,却又不禁投入了另一个更深的旋涡。 她透过风褚宁的肩膀愣愣地望着窗外黑色的海,不知为什么,她突然想起了那个童话故事,冥冥之中,小美人鱼教会了她咒语,于是,在这个仿佛不曾存在的夜晚,她低沉的念出了那个深埋海底几千年的宿愿: “留下来,爱我,别走。”

本文由40469太阳集团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云不飘摇,第三十一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