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小说

当前位置:40469太阳集团 > 文学小说 > 云不飘摇,风不飘摇

云不飘摇,风不飘摇

来源:http://www.anxietyprobLemssoLved.com 作者:40469太阳集团 时间:2019-09-23 21:03

到了晚上九点,叶飘的脸颊仍然没有消肿的意思,可是已经不能再耗下去了,蒋淑惠对女孩子夜不归宿极为反感,雷已庭只好送叶飘回家。 然而叶飘根本没想到,居然有一群人在家里焦急的等待着她。 风褚宁守在大门口,看见叶飘的一霎那,他几乎是冲过去的。 “还好吗?涂药了么?怎么肿得这么厉害?”风褚宁捧起叶飘的脸颊心疼的问,手指甚至微微发颤。 “没……没什么的。”叶飘没想到风褚宁会如此紧张,有点不知所措。 “已经冷敷过了,过两天会消肿。”雷已庭冷冷地说。 “你干的?”风褚宁走向雷已庭。 “嗯。”雷已庭第一次在风褚宁面前低下了头。 “不是的,是……”叶飘还没说完,风褚宁的拳头已经挥了出去。 雷已庭的脸向斜上方扬起了45度,他抹抹嘴角,刚想回手,却被叶飘紧紧抱住。 怕再弄伤了叶飘,雷已庭这次没有挣扎,只是狠狠的对风褚宁说:“她不由你负责!” “哥!你们干什么!”雷楚云听见动静,从屋里跑了出来,拦住风褚宁喊。 “怎么回事?……我的天呀!”蒋淑惠也走了出来,她的英文语调很是别扭。 “都进来吧,进来再说。”叶飘冷静地说。 “你怎么了?你的脸怎么弄得……”蒋淑惠拉过叶飘仔细端详。 “妈,没事的!让我自己处理好么?”叶飘躲过蒋淑惠的拉扯说。 “处理?别用那种外国腔跟我说话!你看看你现在是副什么样子!”蒋淑惠生气地说。 “伯母,真的没什么,有点误会而已!”雷楚云忙解围说。 在雷楚云的劝说下,蒋淑惠半信半疑的走了回去,风褚宁和雷已庭却仍然对峙着,像两只角斗的兽。 “我走了。”雷已庭对叶飘说。 “别让我再看见你!”风褚宁说,他很少说这样的话,因而听起来格外冷峻。 “管好你该管的事情!”雷已庭看了一眼雷楚云说,她的脸上已经满是凄楚。 这是两个男孩子的第三次冲突,然而战场却仿佛已经不在雷楚云这里。 “我明天再去看你!”叶飘推着雷已庭向前走了两步,雷已庭冲她笑了笑,转身离去。 “你一下午去哪儿了!知道我多着急么!”风褚宁拉住叶飘说。 “哎呦!”叶飘被他扯得疼了一下。 “怎么了?我看看!”风褚宁忙松开手,低下头认真看她的脸颊。“疼么?” “不疼啦!”叶飘笑笑说,“是误伤的,你怎么不问清楚就打人!” “啊?已夕说……”风褚宁茫然的说。 “你听她的?”叶飘无奈地说,“那还不是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你瞧瞧,她都不好意思来看我了” “雷已庭说的也不一定对,你别总去找他。”风褚宁说,语气竟然酸溜溜的。 “我倒是总想找你,可找得到吗?”叶飘有点埋怨地说。 “怎么找不到?你不找我,我这不不也找你来了吗?”风褚宁笑着说。 叶飘也笑了,虽然现在脸上还红肿着,虽然雷已庭被无辜的打了一拳,虽然蒋淑惠的责骂很丢人,但是因为风褚宁奋不顾身的回护,叶飘还是觉得很快乐。 两人一边说笑着一边转身向院子里走来,然而,在看到雷楚云近乎绝望戚戚切切的身影之后,他们的笑容瞬间凝固。 太过于投入温情之中,以至于他们都忘了,还有一个人一直站在身后。 “我……回去了。”雷楚云强掩饰着失落说,“你没事就好。” “我送你。”风褚宁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说完之后他却不禁偷偷看了叶飘一眼,叶飘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刚才脸上的光华消失了。 雷楚云牵着风褚宁的手,凄凉的笑了笑。 风褚宁微微一怔,说:“手怎么这么凉?” “大概是,有点冷吧。”雷楚云低下头。 “那……我们先回去了。”风褚宁对叶飘说,却没有看她的眼睛,“自己要多小心,知道么?” “慢点走。”叶飘淡淡地说,独自走回了家。 远远看去,那互相搀扶的两个人就像是一个人,短暂的“出轨”之后,他们又都回到了自己固守的位置,风仍是风,云仍是云,叶飘仍是孤独的那一个。 可能太阳和月亮也不喜欢自己的位置,只是千回百转之后,形成了独特的平衡,也就不变了。 叶飘努力的想把这一切复述给棉棉,但信揉了又写,写了又揉竟是不能成文。 因为,越是回忆,强烈的心痛就越是难耐,甚至已经渐渐超出了叶飘的控制……

再没有人说十八岁的叶飘是“脏颜色的丫头”了。BerunaYea已经成为了圣詹姆斯中学的一道风景,明媚的凤目,飘扬的黑发,高挑的身姿,东方的魅惑没人能够抵挡。从丑小鸭到白天鹅,叶飘完美的实现了蜕变。 可是叶飘并没因此骄傲,雷楚云的存在,使她的美丑失了意义。人们忽略物种的一致,丑小鸭和白天鹅都是苦命的禽兽,天鹅与天鹅,也是不同的。 雷已夕不理这些,她乐意在短暂的青春中及时行乐,是远近闻名的“partyqueen”,而雷家几乎成了圣詹姆斯中学的夜总会。 雷已庭出现那天,就是雷已夕的生日party. 叶飘和雷已夕在雷家大门外遇见了他,他穿着一件烟色的T恤和一条破洞的牛仔裤,懒洋洋的坐在一个旧纸盒子上。棒球帽挡住了他的脸,看不清楚眉眼,身上很多尘土,显得十分落魄。 “喂!你是跟谁来的?”雷已夕问。“Gerry吗?怎么不进去?” 他好像刚睡醒,揉揉眼睛,迷茫的说:“这是哪儿啊?” “你问我?哈!真好笑!”雷已夕嘲弄地说,“不过不好意思,可以让开我家大门吗?如果睡觉的话应该还是地下道舒服些!” “你是雷家的?”他站起来伸了下懒腰,竟然比170的叶飘还高出一头多。 “是啊!怎样?”雷已夕不自觉的退后一步说。 “那正好,带我进去吧。”他扶了扶帽檐,露出他极为俊美的面孔,“真不凑巧,我也姓雷。” 雷已夕惊讶的看着他,她并非被他那张轮廓分明的脸而震撼,之所以惊讶,是因为这张脸上,赫然有一双灰色的眼睛。 雷已庭是雷奉先的妹妹雷奉珮的儿子,但是却没和雷家人见过一面,因为他是个私生子。 雷奉珮18岁那年不顾父兄的反对和一个意大利歌手私奔了。她美丽而天真,然而这两种优质相结合,后果则是悲哀的。对爱情太过相往,使她彻底迷失其中。目眩神迷极端的美,带来的就是撕心裂肺极端的伤。那个俊美的男子没能按照两人的约定照顾她一生一世,当誓言、爱、青春全部消失之后,唯一留下纪念那曾经有过或许很美的爱情的,只是一个俊秀的孩子,雷已庭。 雷已庭是个绝色非凡的混血儿,地中海的优雅,东方的细致,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可是这并没降低他母亲的悲哀,也没能挽救他窘迫的生活。雷奉珮急速的衰老,急速的死亡,甚至看不出一点求生的欲望。临终之前,她写下了雷家的地址,将自己失败的爱的结果,托付给了哥哥。 “他是你们的哥哥,以后和我们一起生活。”雷奉先揽着雷已庭的肩膀说,他的手有些微微颤抖,妹妹的离世让他十分悲痛,这其中多少有他当初绝情的因素。而雷已庭站在他身边,却一副茫然的表情,没有一丝的喜怒哀乐。 雷已夕不可思议地望着父亲,喃喃地说:“他……真的是哥哥啊?” “哥,”雷楚云笑着说,“今天是已夕生日,晚上有舞会,一起来吧!” 雷已夕不满的瞥了她一眼,叶飘轻轻拉了她。 雷已庭灰色的眸子闪了闪,他轻扬起俊美的下颚,盯着雷楚云看了一会,缓缓的说:“好吧!” 舞会的音响震耳欲聋,Gerry想尽了各种方法,把气氛搞得十分热烈,雷已夕像蝴蝶般在人群中穿梭,把刚刚相认独自坐在角落的哥哥忘了个干净。 雷楚云拿起一杯果子酒,闪开拥挤的人群,走到雷已庭身边说:“哥也觉得吵吗?” 雷已庭斜坐在沙发上,两条长腿高高地翘着,他瞥了雷楚云一眼,吐了口烟圈没有答话。 雷楚云微微皱了皱眉,坐下来笑着说:“喝这个么?梅子酿的,有点酸味。” 雷已庭没理会她递过来的果子酒,他熄了烟,低着头说:“可以吻你吗?” “啊?”雷楚云迷茫的看着他。 “亲个嘴吧!”雷已庭把手搭在雷楚云身后说,他黑色的卷发蹭着雷楚云的脸颊,灰色的瞳孔狡黠的闪着光。“反正……也不是亲生的,无所谓吧!” “离她远点。”风褚宁已经注意这边很久,他走了过来,冷冰冰的对雷已庭说。 “是谁啊?”雷已庭不以为然地对雷楚云说,“你男朋友么?” “走吧!”风褚宁拉起雷楚云转身离去。 “等一下!”雷已庭抓住了雷楚云的另一只手,温柔的望着她说,“下次,下次一定要来个热烈的吻。” “哥!”雷楚云紧紧倚住要冲上去的风褚宁说,“我哥……他开玩笑的……” 雷已庭笑了笑,站起来擦着风褚宁的身边走了出去。 远远的,叶飘望着那双迷人的灰色瞳孔,一口喝干了杯中红酒。为什么会把人的眼睛比作寒星,她终于有了深刻的体会。

本文由40469太阳集团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云不飘摇,风不飘摇

关键词:

上一篇:风不飘摇,他们的爱

下一篇:云不飘摇